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一章》


第一章-靖王初访少阁主,怀偏见蔺晨讽景琰。

 

蔺晨第一次与萧景琰见面,是为了两人共同的朋友。或者并不算,蔺晨想,毕竟他打心底里不想将梅长苏与林殊划上等号。

 

他只叫那人长苏,不仅是因为这个称呼联结了两人长达十几年的友谊与扶持,也是因为在他眼中,梅长苏与林殊从根上便是不同的。梅长苏冷酷,睿智,身体赢弱却无比坚韧。林殊天真,鲁莽,聪慧的头脑被常年征战的生活所限制,发挥不出其应有的水平。

带着这样的看法,蔺晨对蒙挚聂锋等人一看到梅长苏就小殊少帅的唤着,单单看着对方的脸眼里都能泛出泪花的行为甚是嫌弃——在长苏的棋盘中,你们都只是他用来赌注的棋子。而我,是替他部下棋局,且一起走出第一步的人。

 

差别多大。

 

因此,在萧景琰进门的时候,蔺晨甚至都没想收敛一下面上的不屑与厌恶。

 

萧景琰冲蔺晨点点头,一声蔺先生尚未叫出口便对上了对方满怀着满满敌意的眼神。微微蹙眉,他干脆把话憋回去。俩人在小桌前坐定,也是谁都不想开口,一来二去的硬是盯着桌面干坐了十来分钟。

 

想着这靖王殿下毕竟不是来这喝茶赏花看桌面儿的,蔺晨实在不愿和他浪费这时间。而且就算他萧景琰抽了筋,跑来一趟只为盯着桌面数树纹,也断断没有他陪的道理——难不成真当他这少阁主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么。内心翻滚了几秒滚出个说辞,蔺晨面上抿出个假笑,张嘴便要赶人。

 

却没曾想话未出口,那边雕像一般枯坐许久的人竟先一步开口了。

“先生确定,小殊的身体可以支撑得住么?” 萧景琰声音低沉圆融,语调颇为冷淡,却又隐隐透着股悲伤及不安。

 

几乎不可见,但蔺晨捕捉到了。掩去心中对那个音色的赞美,他默默的叹了口气。这靖王对长苏,还算在乎。

只是,蔺晨想,他还是会要了长苏的命。

哪怕不知情。

 

“当然。”他开口,“难道太子殿下是觉得,在下这蒙古大夫的说辞不可信?”褪去风流公子的伪装,蔺晨将话说的甚是讥讽。

萧景琰敛了敛眸中神色,藏在袖中的手攥紧又放开。说不上为什么,他觉得面前这位少阁主对自己有着莫名的敌意。不过既然小殊信这个人,那他便也信。至于这人对自己什么态度什么想法,也不是他需要在乎的事。

 

脑内如此过了一遭,萧景琰抬起眼,对着对面那位看不出深浅的少阁主深深作了个揖。

“既然如此。小殊,就拜托给先生了。” 话毕,他起身,没有留给蔺晨再说话的机会,起身出门。步伐之果决坚挺,一如昔日在军中。

 

萧景琰离开以后,蔺晨起身。甩开手中一直把玩着的折扇缓缓走到廊边。眼中的淡漠与不屑放在那张生而风流的脸上,让人莫名感觉有些心悸。

 

萧景琰,这是你的选择,蔺晨想。既然你决定让他为你出生入死,成为棋盘上最后一个祭品,那么失去他,就是你所不能避免的了。毕竟,你也没有命好到让所有事情都能按照你的设想去发生。

 

这盘棋可不是你能够掌控的,以后可别后悔啊,太子殿下。

 


评论(9)
热度(111)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