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三章》

第三章-萧景琰再会少阁主,道感谢蔺晨思绪乱。


萧景琰开口之前,蔺晨的心情一直有些忐忑。笑话,他琅琊阁再厉害也只是个江湖帮派。万一这太子怒火攻心拔刀斩了他,那可连廊前那些正慢悠悠啄着谷物的鸽子都帮不了他。说不定,还得被连累着一起做了烤乳鸽。


平生第一次,蔺晨觉得直爽潇洒也不是什么好事。以前身在江湖倒也罢,靠着琅琊阁的金字招牌和一身极精的武功,他多少可以保证就算染上麻烦也可全身而退。再者说,蔺晨以为自己就算不是聪明绝顶也至少算得上清晰透彻。这么多年尽管言行不拘小节,倒也没惹下什么大麻烦。

可是现在不同了,全京城谁不知道这上位未满一年的太子殿下已经手掌大权,朝野上下也无一不以太子的指令为尊。若是得罪了这位,那都不用人亲自动手,随便一个眼神便会有百十人扑上来,然后害他落个尸骨无存。


经过一番细致的考虑,蔺晨将自己目前的境遇定义为“被迫伴君侧”,并在心里默默给自己列了三条生存守则。守则内容挺长,不过每条内容总结出来也就四个字,便是要谨言慎行。毕竟蔺晨知晓自己与太子此前并无交情,也并没妄想说错了话还能被一笑置之。比起日后挨完板子受了刑才恍然大悟,他还是更喜欢把事情考虑到前面去。


本着那四个字的原则,又抱着刚得罪过对方不好开口的心态,蔺晨从善如流的决定让对面那位身份尊贵的来主导这次谈话。而对面金光闪闪的太子萧景琰,因为上次蔺晨对自己不太友好的态度觉得甚是尴尬,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于是,心中各怀鬼胎的二人莫名其妙的重复了第一次相遇的过程。


盯着桌面,度秒如年。


蔺晨煮着茶,时不时抬头看看对面的太子殿下。可不看不打紧,这一看倒让他有些绷不住了。

怎么说呢,就拿道算术题来打比方。蔺少阁主平均半分钟抬一次头,每抬一次头便能看到太子殿下灌一杯茶。平均一壶茶能盛出五小杯,少阁主每煮一壶茶需要三分钟,且每换三次水会更换一次茶叶。已知从太子殿下坐定到现在,少阁主已经更换过四次茶叶,并且最后一泡茶刚被饮尽。问:俩人到底坐了多久,以及太子殿下何时才会有离席更衣的欲望。

答案是,俩人已经干坐了三十分钟,少阁主觉得有点累,而太子殿下现在就想去更衣。

于是。

“殿...”

“蔺先...”

“......”萧景琰沉默了。

“殿下先说吧。”蔺晨忍住笑,一脸正经的看向对面的人。

“我是想说...”萧景琰停顿了一会。毕竟他也没想到蔺晨将开口时间卡的那么准,愣是让他不好意思说自己只是有点急。

仔细想了想,他再次开口,“感谢蔺先生这几个月来对小殊的照顾,以及,感谢先生愿意留在金陵助我这一臂之力。”


萧景琰这番话倒真真的是把蔺晨听愣了。这漫长的几十分钟里,他想过好多种萧景琰可能会说的话。他觉得自己会听到质问,埋冤,甚至都已准备好承受这位殿下的怒火,却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听到感谢。

“你不觉得我骗了你?不觉得我是个没有医德的庸医?不觉得我高傲自大目中无人?”蔺晨一串问题蹦的飞快,倒是忘了自己刚刚一直默念的某个关于言行的词。


“蔺先生就算骗我,也必定是小殊的意思。我和先生先前本不相识,也真不觉得和先生曾有什么过节会让先生在如此大事上蒙骗我。小殊当年身中剧毒,能够支撑这么多年也全都仰仗先生,先生必定不是个庸医,也完全有高傲的资本。但是目中无人,我并不觉得。”一字一句答着,萧景琰的神色语气都甚是真诚。既不过分夸赞,也没有丝毫敷衍的意思。

盯着自壶嘴里升上来的腾腾水雾,蔺晨觉得有些失神。不由得便愣住了。


“先生...?”等了许久未见回答,萧景琰侧了侧头,身体向前倾了些许。被水汽蒸得湿润的眼睛带着疑问看向了对面。


“...啊?”蔺晨抬起头,神色茫然。

“您刚刚...是想说什么?”萧景琰有些无奈。他忽然有些怀疑蔺晨到底有没有听自己说话。

“我是想说...”蔺晨忽的笑了。笑容隔着升腾的雾气,美得恍若谛仙。
“如果殿下有需要,厕所出门左转。”

评论(3)
热度(43)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