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五章》


第五章-夕阳下阁主诉心事,卸重担鸽子笑水牛。


蔺晨和萧景琰议完事的时候,太阳都只剩下半个了。从门内望去,整个天空被染红了一半。


“殿下你说,这是不是很好笑。”蔺晨眯着眼睛看向窗外。嘴角微微上扬,他将眼中的情绪隐藏在落日打出的阴影里。“这太阳啊,越是到了快要泯灭的时候,散发出的光芒倒越是显眼。平常明明照亮了一切,却没人在乎。”


萧景琰扭头看看蔺晨再看看天,复又低下了头。“我不觉得。”他嘴角牵起一抹微笑。“太阳的本分,就是照耀世间。无论是否有人注意,是否有人感激,他都会那样做。这是太阳的信仰。”说着,他站起身,用身体遮挡住了蔺晨面前的阳光。


“能在泯灭前被注意到,被称赞,亦或是被厌恶,对太阳来说都是极幸运的事情。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无愧于自己,便足够了。至于他作为一个太阳的功和过,大可留给世人去评说。”萧景琰歪头,看向蔺晨的眼神极其认真,又十分清澈。


“这是我的想法。我想,也是小殊的想法。他完成了自己想做的事,来的灿烂,去的亦是如此。他的功过,他的得失,一桩桩一件件我们怎能算清。如果太阳的信仰是照耀世间的话,那作为被照耀的我们,其实只说一句感谢,便足矣。”


蔺晨抬头,对上了萧景琰的眸子。他刚刚一直盯着那落日,光忽然被人遮住,眼中正泛起一团团的黑。

在那片黑雾中,蔺晨努力睁大了眼睛。望着面前挺拔的人,他忽然觉得尽管萧景琰面前并没有光,但他散发出的光芒比身后的落日要更加耀眼。

甚至,超越了的世间一切。


蔺晨忽的笑了,笑容甚是欢快。“如此看来,蔺某倒不如殿下想的通透。”说到此处,他声音忽的减弱了些。“倒也是不如你了解他。”


垂眸,他看向手中的茶杯。“我之前,经常打着一些对他好的旗号命他做一些事情,如此想来,我倒没在意过那些是否是他想要的。我也是可笑,明明之前清楚他大限将至,也没有问过他是否有未完成的事,想达成的心愿。一味只考虑他的身体。甚至在他提出想回归战场再次做回林殊的时候责骂了他,否定了他。” 


蔺晨这一番话说的有些混乱,他仿佛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他只知道面对着眼前的这个人,自己有很多想要倾诉的话。自己不想去想的心事,不想说出口的歉意,连带着一些脆弱都展现在了这个人的面前。

而像这样倾诉的欲望,他已经很久都未曾拥有过。


萧景琰默了一瞬,随后蹲下身平视着面前的人。“蔺先生视小殊为朋友,您之前无论做什么,都必定是怀着为小殊好的想法。这道理我明白,小殊必定也明白。所以先生,也请不要太过于自责。”

毕竟说起自责,谁又能比得过我呢,萧景琰想。明明知道小殊的身体没有他说的那么好,明明知道他是在蒙骗自己,却还是任由他离开。这样的自己,哪里还像之前对朋友一片赤诚的萧景琰。


就这样静静的望着对方,蔺晨忽的笑了起来。萧景琰也笑了,尽管眼里还含着泪光。说不上是为什么,他忽然觉得心中存在许久的重压慢慢变轻了。而那两颗被孤独和悲凉盛满的心,也在不知不觉间向对方靠拢了一些。


太阳还未完全沉底萧景琰便离开了。他还有太多的事要做,刚刚短暂地感情宣泄,便是他留给自己最后的宽裕。他知道自己不能停滞在此处,不能将自己沉溺于朋友离去的痛苦中。他需要更加坚定的向前迈进,直到最终坐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


是了,景琰想,这是他的战场。


萧景琰离去以后,蔺晨也冷静了不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想。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在这仅仅见了两面的人跟前透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不妥,这太不妥了。


这边蔺晨的自我批评还没结束,飞流就回来了。


刚入京的时候,飞流就被言豫津和萧景睿这两个眉眼里都印着不靠谱的公子哥带走了。

走的时候,言豫津特别理直气壮。他说苏兄刚刚过世,他们心中也是悲痛。非要一起去找个地方疏解一下内心的伤痛。


听他们把长苏搬出来,蔺晨无奈,叹了口气便准了。哪曾想到他们这么能折腾,都这个点了才把小孩送回来。


蔺晨啧嘴。早知道这样,绝对不放他们出去。

哼,晚上一定不给飞流饭吃。

如此想着,蔺晨心里舒服了不少。笑着打开门将外面的小东西放了进来。


心情愉悦的一个人吃完饭,他不太愉悦的看着廊前密密麻麻的鸽子和它们腿上一封封的信,十分不愉悦的一封封处理了。

伸了伸懒腰,蔺晨叫人收拾了自己摊出来的一大摊东西,简单洗漱一下便躺上了床。


哪想到,一个小飞流从窗外跳了进来。


“故事!”飞流蹲在床边,一脸委屈的看向蔺晨。


“什么故事?”蔺晨打了个哈欠,语气不善。


“苏哥哥!故事!”小东西的眼睛里含上了一丝泪花。


“你是说,苏哥哥每天晚上给你讲故事?”蔺晨无奈,这小东西说话也太简洁了。


“对!”


“那他给你讲什么啊?”蔺晨突然来了兴趣。他着实好气梅长苏给孩子讲的故事会是什么样的。


“水牛,老虎,和小凤凰!”


哎哟!蔺晨笑的前仰后合,老虎?他还真好意思!等等..如果长苏是老虎,他心爱的小郡主是凤凰,那水牛..靖王是水牛?


想想下午的遭遇,蔺晨莞尔。这形容,倒还真贴切。


看看床边一脸期待的小孩,蔺晨笑了。“不如,我来给你讲个水牛和鸽子的故事吧?”




 
评论(3)
热度(48)
  1. 狐狐的喵搪瓷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玫瑰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