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六章》

第六章-见太子阁主悟分歧,讲故事蔺晨梦水牛。


“从前啊,有只小水牛。他特别特别倔。有一天,他的好朋友老狐狸因为不听鸽子的劝告而死掉了。小水牛特别特别伤心,但他不哭也不闹,只是一个劲的灌自己水。鸽子也很伤心,他为了救老狐狸毛都要熬没了,结果老狐狸还是死了。所以他就一个劲的灌小水牛水。然后啊.........呼..........”


第二天,天色才刚刚泛白的时候,留在京城善后的黎纲黎舵主起床后惊奇的发现,那位以好吃懒做为名的蔺少阁主不仅一大早就起来了,而且左眼还莫名其妙的黑了一圈。连带着疑似刚从太早床上爬起来导致的怨气,吓飞了廊前好几只鸽子。


蔺晨很不爽。非常不爽。


昨夜他处理事务处理到特别晚,晚到腹中的晚餐都几乎被消化殆尽。过度疲惫的他都没好好洗漱就径直扑向了床。好不容易将自己摊成张白煎饼,就看到床边滚过来个黑乎乎的东西,里面还“啵”的钻出一个小脑袋。蒙着被子的小飞流眼泪汪汪的要蔺晨给他讲个睡前故事。


内心愉悦的嘲笑完梅长苏,他从善如流的给飞流讲了个关于水牛和鸽子的故事。


然后,就做噩梦了。


托飞流的福,蔺晨梦了一晚上水牛。吃草的,喝水的,摇晃脑袋的,发出光芒的。它们在梦境里转啊转,然后向他张开了血盆大口。好嘛,才睡了几个时辰的蔺少阁主就这么被吓醒了。


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摊了半个时辰的煎饼后,头昏脑涨的蔺晨决定起床。刚从床上爬起来,他就听到门外边传来了十分纤细但洪亮的一声。


“太子殿下驾到----!” 


好嘛,刚梦完,人就来了。


看着萧景琰走近,有点恍惚的蔺少阁主突然觉得,今天的太子,头顶好像多出了两只角。

长了两只角的太子殿下就这样晃晃悠悠走进门,微微点头跟他问了个好。


行礼,坐定。萧景琰张口:“哞----”


诶不对!蔺晨使劲晃了晃头。萧景琰没有角,萧景琰不是牛,萧景琰不会哞。这都什么玩意啊! 蔺晨恨不得屏蔽掉自己无比丰富的想象力。乱七八糟的做完心理建设,他抬头,十分严肃认真的看向对面看似有些疑惑的人。


“太子殿下,您吃草了没?”


唉,完了。蔺晨心说,我大爷的。


连着灌了几杯浓茶,又端了个盆好好洗了把脸,蔺晨终于觉得自己清醒了起来。在廊前转悠一会儿,忧愁的挽起袖子伸个懒腰,他不情不愿的走回了厅中。尽管离蔺晨出门已有一段功夫,萧景琰的坐姿依然十分端正。就像他的人一样,旧年的军旅生涯将他锻炼的坚韧挺拔,不卑不亢。带着那份仅属于他的骄傲和气势,看上去无比耀眼。


蔺晨倚在门上,看着这样的萧景琰,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弧度,眼中也蓄起了一丝赞许。


其实,他挺养眼的。蔺晨想。


或许,那目光里也不仅有欣赏。


萧景琰回头,看到倚在门前的蔺晨时表情微怔。“抱歉,我并未注意到先生已经回来了。”不似旁人那般做作,萧景琰声音中的情绪永远都是真心实意的,让人听着很是舒服。“可是先生即已归来,为何既不进门也不唤我。白白浪费了些时间。”


蔺晨微微挺腰将重心从门框上移开,缓步走进厅中。“没耽搁,我才刚回来。这不,正想叫你你就回头了。”蔺晨的声音如碎玉般温润,带着抹轻微的笑意,慵懒而美好。不经意间散发出的温柔仿佛能让所有人沉醉。


霎时间,萧景琰觉得自己似乎在那股莫名的柔情里迷失了,那声音在心中徜徉了一大圈。待回神,只觉得恍若隔世。


“殿下?” 许久未等到萧景琰回话,蔺晨出声提醒。“您这次来,可是有要事需要和在下商议?”


萧景琰的问题,说严重吧,并不算很严重。但真要说不严重,好像也不太对。事情总结出来倒是蛮简单,无非就是之前夏江传信入宫一事,让现在既是贵妃之位又是太子生母的静妃娘娘意识到,原来宫里还有越贵妃这么一号人。虽说现在越氏已疯,皇上连见她都觉得膈应,但是之前发生的事却是提醒了皇上,大梁除了景琰还有过另外一位太子殿下,一位他曾视为左膀右臂,悉心栽培的太子。想到这些,聪慧透彻的静妃娘娘就在景琰进宫陪她用膳的时候,悉心提醒了他几句。


被母妃叮嘱过的好孩子萧景琰,第二天一大早就跑来了蔺晨这儿。以一副虚心讨教的姿态,来咨询他这位新谋士自己该如何处理这可大可小的事儿。


私心里,蔺晨根本没把这当个事儿。如果献王还像从前那般得宠,此事倒值得商议,可是现在献王失宠,母妃越氏还疯了。他觉得,大梁这死要面子的皇帝老儿,是不可能允许一个疯女人成为未来太后被人议论的。哪怕等她当上太后的那一日,他早就俩腿一蹬驾鹤归西了。如此,既然献王已无夺嫡希望,那么怎么处置他,还是个问题么?


“殿下,这天下啊,罪名千千万。随便找个罪名治他个死罪,在下觉得,还真没人能拦得了你。”


听到这般说辞,萧景琰蹙眉,声音也冷淡了许多。“先生这话便是讲岔了。本宫与献王兄无论如何也算同胞,身上流着一样的血。献王虽失德,但倘若我以此为由杀了他,那和他们还有什么两样。先生的建议,本宫实在无法认同。”


蔺晨心一沉,面儿上倒没落下痕迹。听着萧景琰这一段掷地有声夹杂着怒气的话语,他扯出一抹笑。“太子殿下,这不是有决定了么?”


萧景琰微愣。带着前两年与梅长苏打交道的习惯,他下意识的把蔺晨刚刚的话理解成了对自己的试探。这么一想,他为自己的态度而感到有些羞愧,声音也软了下来。“先生,抱歉..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蔺晨也没计较。十分客气的找了个理由将萧景琰送出了门。看着他策马离去的背影,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他明白,两人的处事方法终究还是不同。


萧景琰一腔热血,做事先凭良心。

而蔺晨,只看结果。他人的身家性命,从未曾出现在他的考虑范畴之内。


------------

这章强行带了波节奏。由于这一章我是分两天写完的,所以前后画风差别蛮大,改的时候也废了挺久。下章大概就会正式进入主线了(是的现在还没进入主线。六章啊..!), 时间进程也会提速不少。





大概。



吧.......(ಥ _ ಥ)

 
评论(5)
热度(38)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