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七章》


章七-这人呐,就是要从心。


春天欢快的摇着小尾巴离开后,夏天的身影也消失了大半,蔺晨入京,转眼已近四个月。


除去当初刚进京时心里满满的疑虑和不满,蔺晨不得不承认,这几个月他过得还算是舒心。其实在京城的生活和琅琊山也并无多大差别,除了不能满世界乱跑着游山玩水,他倒也算得上是自由。每日的固定日程也仅仅就是喝喝酒,逗逗飞流,陶冶一下情操,处理一丁点阁中事务,然后,时不时开导一下萧景琰。


提起萧景琰,蔺晨发现这太子殿下也并非自己曾以为的那般愚钝。比起他从前所认为的什么都不想,萧景琰反倒是太爱多想。一件事如果落在心里,就会翻来覆去的想个不停。越想越多,越想越慌,导致最终得不到结果。而且,或许是先前的经历所致,萧景琰并不善于与人交际。他本该如珍宝般飞扬耀眼,却在多年战场磨炼和血泪带来的伤痛中,被磨成了一块坚硬的石头。对于这样的改变,蔺晨有些暴殄天物的惋惜感。


怀着珍宝就该被发掘出来的想法,蔺晨这半年来一直试着用各种方法逗弄萧景琰。他有些无耻地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并非是在欺负这有些迟钝的太子殿下,而是在帮助提高他的反应能力,也算是种锻炼。而给予自己辅佐的主君适当的磨练,则是一个谋士的应尽之责。


萧景琰的反应倒也有趣。除了最早时几次的慌张无措,被蔺晨逗的面红耳赤以外,逐渐习惯了蔺少阁主无时无刻不在挖坑的尿性后的他,果断开始了反击。从一开始被欺负时的不知如何反驳,到后来可以游刃有余的边喝着茶边将话精准又狠辣的顶回去,而他在这方面的进步速度,让蔺晨暗地里感慨自己真真的是教会了学生饿死了自己。


不过同样,萧景琰越是表现的波澜不惊,蔺晨就越想欺负的他破功,每每看着他表面稳重却耳尖通红,手拽着袖口努力想着反击话语之时,蔺晨心中便泛起一阵愉悦。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心中那小小的恶趣味在这半年里迅速的生根发了芽,而且长势十分喜人。


其实,蔺晨从未仔细思考过他与萧景琰的关系。他一向不拘小节,对凡事的要求仅仅也只是开心二字。既然和萧景琰呆在一起让他觉得很舒心,那就足够了。至于细致的感情分析和分类,他才懒得去做。


做事嘛,就是要从心。


蔺晨对自己心思所保持的那种有些微妙的平衡感,终于在夏末一个有些炎热午后被打破了。


当时,他正摆了个方桌在小凉亭里作画。萧景琰背靠着根柱子立着,旁边的小飞流正跨坐在围栏上啃甜瓜。蔺晨在纸上勾勒着这幅景象,时不时和旁边正看着风景的景琰扯上几句闲话。夏季的微风轻拂着水面,带着阵阵湿气涌向几人的面庞。瞬间就让人清凉了许多。蔺晨心中欢愉,招手让景琰过来,为这画题个字。


萧景琰垂眸微笑,将重心从柱子上移回后便缓步走向蔺晨。刚要接笔,就被匆匆跑来的副将列战英唤住了。


“殿下!殿下!”列战英跑的匆忙,又被脚下的石子绊了一下,整个人重心不稳的扑向了蔺晨。


“有什么事,需要这么慌张!”伸手将人身子扶稳,萧景琰脸色一沉,出声训斥道。


“殿下!娘娘..娘娘要生了!”


蔺晨猛地转头,他没有看列战英,反倒是紧紧盯住了面前的人。看着萧景琰匆匆扔下手中刚接过的毛笔,话都没说一句便狂奔出门,蔺晨觉得自己有点胸闷。他忽然觉得这天气是如此闷热,蝉鸣的声音也是那么的令人厌烦。低头,他看看案上被溅上了几朵墨点的画,萧景琰正对着自己笑的温柔。有些恍惚的抬头,画中之人曾站立之处却早已空无一人。


垂眸沉思许久,蔺晨抽出另一张纸,重新描了一遍画中的景象。画毕,他将两张图拼在一起。明明那么相像的两幅画,干净平整的那张竟怎么都看不到画中之人应有的神韵。将刚刚才描好的那幅揉皱,蔺晨细心卷好了那副被墨点浸湿的画,将其收好后,便缓步离开了凉亭。


 
评论(13)
热度(46)
  1. 备份后花园搪瓷碗 转载了此文字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