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八章》

章八-酒的正确用法


在萧景琰匆匆离去之后,蔺晨安稳的在家呆了一周。


第一天,他喝着刚刚托人运入京城的新茶,想着如果萧景琰在的话,一定会很喜欢这个味道。


第二天,他在庭中舞剑,收招时忽的起了大风,吹落了一地碎花。将剑收回,蔺晨看向门廊处萧景琰常坐的地方。那里明明人来人往,他却觉得冷清异常。


第三天,蔺晨看着廊前的鸽子,想起以前萧景琰特别喜欢捧着满手谷物,含笑看着扑腾着翅膀飞过来的鸽子,然后轻抚它们的羽毛。


第四天,蔺晨取出了房中的古琴,听着自己手下潺潺流出的音乐,他想起了萧景琰的那双手。他特别喜欢那手,它们修长有力,骨节分明,指尖圆润饱满,而指节却修长纤细。这么漂亮,不用来弹奏乐器,倒真真的是可惜了。

第五天,看着每日例行跑来床前听故事的飞流,蔺晨照例讲起了鸽子和小水牛的故事。其实这四个月来,他从未将这故事中断。


第六天,蔺晨决定出门转转。从含着微雾的清晨逛到夕阳映天的黄昏,他却只带回来了一包榛子酥,和一副裱好了的画轴。


第七天,蔺晨起床,看着桌上摆了一夜的榛子酥,心里有点憋屈。看哪,我排了两个多小时才买到你最爱吃的。可是,直到它们受潮变软都没等到你。你知不知道,它们可是会难过的。


其实,我也是会难过的。


那天下午,下了很大的雨。蔺晨站在廊前,看着水珠自屋檐滚落,又在地上摔的粉碎,突然就想起了自己这两天讲给飞流的故事。


“小水牛啊,有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办。是为了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但是鸽子看着他,心里有点受伤。他想,我也很重要啊。可是你走的时候,连话都不说一句。”
“鸽子啊,突然觉得有点想念小水牛。他觉得,如果小水牛身边只有自己就好了。它可以带小水牛去好多地方,见好多人,然后和他们说,看,这是我的小水牛,漂亮吧。他们一定很羡慕,因为世界上没有比小水牛更好的人了。”


既然如此,那又有什么好犹豫呢。


于是在那个潮湿但闷热的下午,蔺少阁主放出了几只鸽子。看着它们扑腾着翅膀飞向远方,他莫名觉得内心坚定了一些。


都干过多少离经叛道的事了,还差这一桩?


在萧景琰没有来蔺府的第九天晚上,蔺晨第一次打开了房中通往靖王府的密道。曾经的苏宅,如今的蔺府,就这样一条阴暗狭窄的密道,曾守住了过往两年中所有的,关于景琰成为太子的秘密。而现在,这些秘密中又多出了一条。它无关权谋,无关算计,仅仅属于蔺少阁主一人。


当听到隐约的铜铃声时,萧景琰有些恍惚。他一时间甚至不知那铃声的出处。先不说小殊离开已半年有余,先前就算相见都是他前去苏宅。就算偶尔来次王府,小殊也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而入。久而久之,他几乎都要忘掉自己府里那铃铛的存在。


打开尘封半年的密道门,景琰看到了一张笑脸。那人仍如之前那般风流,只是就着有些昏暗的灯光,显得眼神有些深沉。


“先生怎么过来了?”萧景琰侧身将人请进来,回身合上了地道门。


“许久不见太子殿下,在下十分想念。”蔺晨声音欢快,带着些许调笑的意味。顿了顿,他继续道:“王妃刚刚生产,蔺某人自当来探望。而且,”他摇摇手中挂着的酒坛。“我最近刚得到一坛好酒。据说是由鲜花酿成,入口甘甜。想着殿下最近甚是忙碌,加之我在京城也没有其他的朋友,便只得叫上殿下同饮咯。”他挑眉,嘴角牵起一抹笑,就这样看着萧景琰。


景琰笑了,微笑时轻微的垂眸竟让他显得有些温顺。看起来如同一只豹子惬意的在地上打了个滚。“既然先生如此说,那景琰自当奉陪。”

见蔺晨点点头。萧景琰先让其把酒放下,令人去备几碟小菜下酒,便带着他去看了那个新生的孩子。


小公子很可爱,出生已过十天的他退去了脸上本有的褶皱,看起来就像个精雕细琢的瓷娃娃。看着这个孩子,蔺晨的目光柔和了许多。景琰的骨肉呵。看着这个孩子,他觉得自己仿佛是在看儿时的萧景琰。不知他当时有没有如此惹人疼爱。他觉得肯定是有的,景琰现在这般美好,幼年怎么又会差呢。


带着抹笑意,蔺晨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景琰。入眼所看到的的画面,倒是让他所保留的那最后一丝笑意彻底散了个干净。不远处的榻上,看起来有些虚弱的太子妃柔若无骨般的靠在自家夫君身上,含着笑闹着让景琰喂她喝药。蔺晨盯住萧景琰的眼睛,见那双看向妻子的眼中未曾流露出爱意,心中舒了口气。靠在门上放松了些许,他将目光默默追随着景琰,看着他完成一个模范丈夫的应尽之责。


萧景琰觉得,今天的蔺晨好像有点不太对。没了往日的闹腾,神色中反而多出了些许深沉。转眼酒过三巡,断断续续聊着天的两人脸色都有些飘红。忽然,仿佛想到了些什么,喝得有些微醺的太子殿下歪了歪头,看向蔺晨的目光中带上了些懵懂与好奇。


“说起来,先生为何答应会留在金陵?我以为就先生的性格和能力,应该不至于将自己圈在这小小鱼塘之中。”


话毕,萧景琰看着面前的人仰头将一小盅酒灌入喉中。有一两滴来不及吞咽的,顺着嘴角蜿蜒流入了衣襟。眼光还留在其衣襟处未来得及收回,他就看到一张脸在眼前放大。

带着一抹迷离的微笑,头发微散的少阁主将鼻尖凑近了萧景琰的耳廓轻微磨蹭了几下。“为什么...“他顿了一顿,”因为我喜欢你啊,景琰。”随着这句话,蔺晨带着几丝花香和淡淡酒气的吐息就这样紧紧地笼罩住了萧景琰,随后,在不知不觉间,侵占了他的心房。


----------

大家新年快乐w

如果下章鸽主突然怂了你们会打我么。

 
评论(8)
热度(43)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