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九章》

章九-做贼嘛,讲究的就是深藏功与名。

第二天上朝时,满朝文武都心照不宣的发现,太子殿下的心情貌似不大好。虽说殿下平时的面色就甚是庄严,但如今这般脸色铁青眉头紧蹙,倒也是少见。为防止自己不小心说错了话再火上浇油,这些个在朝堂上摸爬滚打了数十年的老狐狸们提着颗心,言行都变得谨慎了不少。

然而岂止是心情,萧景琰觉得今天自己哪儿都不大好。昨儿个,蔺少阁主在趴在自己耳朵旁醉眼迷离的说出那句惊世骇俗,且迅速摧毁了他三十多年建立起的是非观的话后,十分果断的睡了过去。留下他支楞着双手,一脸无措的看着那个趴在自己怀里睡成了个大饺子的人。

真沉啊。

仿佛被鬼迷了心窍一般,萧景琰并没有直接叫人把蔺晨拖出去砍了。尽管他确实动过这样的心思。有些出神的看着怀中人乌黑而柔顺的发,纤长的睫毛,因酒意而泛红的脸颊,高挺的鼻梁和下面那两片殷红的唇,他如同被蛊惑一般伸出有些颤抖的手触上了蔺晨的脸颊。轻轻抚了一下,萧景琰迅速的收回自己的手,闭上眼睛,本就泛红的双颊不觉间又被染上了一层颜色。

心中焦躁,一直胡思乱想的萧景琰直到天色微亮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醒来,他发现自己身上斜斜的盖着床绸被,怀里倒已然空无一物。正迷茫的四处打量着,他看到一张纸从自己身上滑落。将其捡起,他的目光迅速扫过上面那几行龙飞凤舞的字。

“昨夜醉酒,多有得罪,几句醉话望殿下莫要放在心上。
​​​​-----蔺晨。”

看清上面写的什么,萧景琰攥起拳头,额头上的青筋突的跳了几下。他狠狠揉皱手里的纸,将其掷在地上负气般的踩了两脚后,甩袖离开了房间。

而这张纸原本的主人,一切事情的罪魁祸首蔺少阁主,也觉得自己不大好。早晨醒来时,蔺晨只感觉全身上下都不舒服。被早风冻得打了个哆嗦,他猛地发现自己居然在萧景琰怀里。看着自己心尖儿上的美人歪着头睡的正香,蔺晨觉得心都要化了。带着抹微笑轻轻吻下景琰的鼻尖儿,他听到怀中人呢喃了一句:“蔺晨,你喜欢我啊...”

妈妈诶。蔺晨被这话吓得一激灵,瞬间,也就清醒了起来。从萧景琰身上翻下来,喝断片儿了的少阁主开始努力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好不容易把乱七八糟的记忆捡回来拼凑好,恍然后的少阁主倒是松了口气,自己左不过也就是告了个白嘛。反正他不喜欢婆婆妈妈的玩暗恋,这什么都说清楚了占据个主动权,也不乏是一件好事。只是,现在该怎么办呢?萧景琰对此事的态度,蔺晨还无法完全判断。唯一能肯定的,也仅仅就是他并不讨厌自己。笑话,如果萧景琰讨厌他,他昨儿晚上就该被扔出王府了。暂时确定了这一点,蔺晨决定还是以不变应万变,从榻上拽下床被子盖在睡的正香人的身上,他提笔简单的留了个条儿,便推开隐藏在屋内的暗道门,脚底抹油的跑了。

毕竟做贼嘛,讲究的就是个深藏功与名。

那日下午,带着满腹的疑问和怒气,平日里恪尽职守的太子殿下一下朝便跑来了蔺府。无视掉门口众人的迎接和询问,他大步踏入屋内,一脸铁青的瞪向正在整理书稿的少阁主。

“蔺晨!”这一声将蔺晨吼的心里颤了一颤。

他转头,面儿上一派的云淡风轻。微微笑着,他语气平和的询问道:“太子殿下驾临,可是有事?”

看着蔺晨这没事儿人一样的做派,萧景琰心里甚是窝火。多少想问的话都被这云淡风轻的一句给堵了回去。

“没事。”他回道,语气生硬而疏远。

蔺晨看着他这幅样子,心里有点想笑,他这太子殿下,可真真的是言行不一,甚是可爱。

“既然太子殿下没事,那就来尝尝我新煮好的茶吧。新茶,味道你应该喜欢。”蔺晨心里想的通透,语气也是愉悦。可萧景琰,就没那么轻松了。

“不必了。”他开口,已然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声音颤抖着,语调也不由得高了起来。“先生这样说话不负责任只拿别人当做傻子来耍的人,恕景琰不愿奉陪。”话末,他瞪了蔺晨一眼,转身便要离开。却没想,还没走两步便被人拽住了。

抓住萧景琰的手腕,蔺晨猛地将人拉向自己。将其奋力挣扎的双手反剪到背后,他紧紧的将这像只炸了毛的猫一样的太子殿下扣在了怀中。用那只空闲的手挑起了怀中人的下巴,蔺晨笑着开口:“景琰的意思,是想让我为说了的话负责么?”

萧景琰被蔺晨说的有点愣,反应过来倒是又羞又恼。抬腿踢向面前近在咫尺的人。他看到蔺少阁主低笑着闪开,看向自己的目光中情绪多到让萧景琰不敢去细想。有些慌张的跑出门,他再一次无视掉了背后众人的询问,飞快的骑上马,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而屋里的蔺少阁主,舒舒服服的往地上一坐,心情很好的给自己斟上杯茶,一边小口啜着一边转头看向窗外。他深入眼底的笑意,将这院子里的盈盈绿色添染上了一层阳光。

不就是主动嘛,他想,也没有那么难。

 
评论(5)
热度(43)
  1. 备份后花园搪瓷碗 转载了此文字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