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章》


章十-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日子过得飞快。明明夏日刚去,便已近中秋。最近萧景琰过得滋润,朝中并无烦心事,空闲时还得以呆蔺晨处打发时光。倒也不是说蔺晨会找乐子,两人认识半年也并未玩出什么新的花样,每日仍是固定的喝茶聊天画画下棋。

不过萧景琰性格本就寡淡,每日仅是与蔺晨一起闲聊作画就已然感觉十分满足,并不图什么新鲜刺激。蔺晨更不必说,只要能见着萧景琰,做什么他都愿意。平淡的日子都能过的这般飞扬,说白了,也就是心境变得不同了。

初见时的敌意和疏远早已褪去,后来有些不明不白的友谊与欣赏也慢慢转化为让人心中悸动的爱意。二人就如同隔着一层薄薄细纱对望,随着清风拂过,让对方的一眸一笑都随着那薄纱飞舞。既入了眼,便也就入了心。

存着一份带着些许默契的暧昧,二人都没有急着把那最后一层纱撩开。对此,萧景琰是有些犹豫,因为肩上重担和些许的患得患失,一直不敢迈出那最后一步。而对蔺晨来说,不急却只是因为胜券在握。他觉得既然已知自己入了对方的眼,叩开了对方的心,那么何时去坦白心思,便没那么要紧了。打心底里,蔺晨倒真蛮喜欢如今这种稍显暧昧的气氛。当两人心思已不必点破,那随意一句话,不经意的一个眼神,都像是一种撩拨,让人心痒难耐却又甘之如饴。

有什么不好呢,这样甜蜜的折磨。

如此,他便没有去催促萧景琰。不让对方为难,也不会让对方觉得缺乏重视,蔺晨将功夫都下在了更加微小的地方。为了萧景琰,他学会了如何做自己并不是很喜欢的榛子酥,明明不喜欢那些刻板的大臣却暗自记熟了萧景琰身边所有的人。曾经只描绘那秀美风景的画笔,现在落笔勾勒的也仅仅是一人的面容。

情深如斯,怎能让人不动容。

于是,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的萧景琰在蔺晨邀他中秋一起出门赏月时十分痛快的就应了下来。匆匆应付完宫中的夜宴,以不胜酒力为由提早离席的太子殿下,一出宫便匆匆奔向了蔺府。尽管比约定的时间早了许多,那一袭白衣姿态翩翩的人却早已立在了门口。看着过往姑娘小姐们拿手绢扇子半遮着面,将眼中浓浓春水荡向蔺晨,萧景琰心中泛起一阵不悦。皱着眉跳下马,他有些不爽的看向蔺晨:“你怎得这么早就出来了,堵在门口这是站街呢?”

听着对方话语中漾起的醋味,蔺晨嘴角扬起了一抹笑,“这不是等你吗,景琰来的这么慢,我可等的心都焦了。” 说着,他轻轻为人整了整碎发,在拂过人通红发烫的脸颊时,顿了一下。将脸往前凑凑,又在对方有些慌乱的躲避中退了回来。再开口时语气中就染上了几分严肃和心疼。

“怎的竟喝了这么多酒?过会儿头可是要痛的。”

“这点酒,无妨。”萧景琰轻轻甩了甩脑袋,“我就是喝的急了点,为了让它上头快。不做做样子,我怎么往外跑呢。” 语气难得的染上了几丝欢快,萧景琰微笑着抬头看向了蔺晨。还没对上目光,便被拥进了一个带着茶香和草药气息的怀抱。

萧景琰一直清楚的记得,那日,在橙红色灯海和被焰火点亮的夜空之中,他的蔺晨看向他,眸中映出了一整片星海。

然后,那海的主人便说话了。

“景琰,说你喜欢我。”

那一刻,萧景琰仿佛看见,那个与他隔帘对望了许久的人伸手拂开了面前那帘薄纱,然后,带着笑意的眼睛迅速牵住了自己未来得及躲闪的眸子。

其实早就没机会躲了。不过又有什么好躲的呢。

“我喜欢你。”

然后,在烟花的照耀下,两个身影靠向了彼此。近到仿佛再也不会分开。

------------
暗搓搓的问一句,你们想看污么。不想看我下几章就拉灯了。


 
评论(5)
热度(46)
  1. 备份后花园搪瓷碗 转载了此文字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