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一章》

这是一寸相思的第一口肉(生无可恋脸。

十一



往日朦胧暧昧的月色在这中秋夜终是褪下了身前最后一层薄纱。月光轻飘飘的落下,轻盈而明亮的吻上了水面,用无尽的温柔裹住了所有的温存。微风拂来,些许凉意颤抖了湖边的垂柳。这风刮的撩拨又缠绵,卷起了屋内一帘罗帐,又闪烁了桌前几枚红烛。


后面就是微博的工作了


袖底表示他也可以。



事毕,蔺晨将萧景琰揽在怀里,让人慢慢平复着仍有些凌乱的呼吸。替人理理被汗浸湿紧贴在脸上的发丝,他十分愉悦的在萧景琰额上印了一个吻。
好似想起了什么,萧景琰猛地睁开眼睛,噌的抬起头瞪向蔺晨,那眼神让蔺晨莫名觉得有点儿危险。
“景琰..?”
抬手捏住蔺晨的下巴,太子殿下悠悠的开口,“蔺少阁主...今天晚上...是不是有哪儿不太对啊?”
“啊?”猛地听他这么一说,蔺晨有点愣住了。“景琰觉得我...不好?”
“不是这个问题!”萧景琰有点恼怒的红了脸,“为什么你...明明我...”
“噗...”蔺晨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这才搞明白萧景琰的意思。“景琰啊...”他捏捏怀中人通红的耳朵,“这个吧...我们凭本事来。你看你又没啥经验...哎哟!”手腕猛地一痛,他抽回了刚刚抚在萧景琰脸的左手。就着月光看了两眼,上面赫然多了一圈牙印。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蔺晨赶忙陪着笑亲亲萧景琰的脸。“我说错了,说错了,我也一点经验都没有。这万花丛中过,别说叶子,就连味道我都没沾上一点儿。”讨好的在人颈间蹭了蹭,他说,“这不就等着遇到你嘛。”
冷哼一声,萧景琰脸色好了不少。正要休息,却觉得天旋地转,转眼,再度被蔺晨压在了身下。
“殿下,这夜还长着呢。”将脸埋在萧景琰颈窝处磨蹭,蔺晨闷闷笑道。“就让草民,好好照顾您吧。”
“蔺晨...你混蛋!”
夜,确实还长。

--------------

一码肉肾虚三年x



评论(1)
热度(49)
  1. 备份后花园搪瓷碗 转载了此文字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