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二章》


十二章



宫中。

“父皇,儿臣有要事要向父皇禀报。”
“何事如此着急,竟不能等到明日上朝再说?”
“此事实在非同寻常,怕是不好在朝上启奏。还望父皇恕儿臣惊扰之罪。”
“罢了,说吧。你要禀报的究竟是何事?”
“回父皇。此事,是关于景琰...”


*
二人之间的冲突来得很突然,但,也并非无迹可循。就像蔺晨早就发现萧景琰为人处事过于刚硬,萧景琰又怎会看不出他和蔺晨最根本上的不同。

其实两人都是凉薄。只不过蔺晨的凉薄是对外人,而萧景琰却是对蔺晨。哪怕曾有过梅长苏这样一个表率,萧景琰对谋士仍是十分的不信任。与他本人的光明正大不同,谋士擅长的乃是阴诡之术,而这种无法摆在台面上的东西,自然是难以让萧景琰接受。

仅仅作为爱人来讲,让蔺晨和萧景琰互相包容其实并非难事。奈何,萧景琰是国家未来的君主,而蔺晨,是他的谋士。

多么坚固的爱情,在分歧之下都会缓缓瓦解。明明对普通夫妻来说只要避而不谈就能保持平衡的事情,在他们这里,就变成了必须要讲的。萧景琰是为了江山社稷,而蔺晨,仅仅是为了帮爱人分忧。

出发点不一样,对事情的判断自然也会不同。

在有关朝政的事情上,蔺晨处理事情的方法时常会让萧景琰感到不舒服。但他没想过,无论是江山,百姓,还是其他的什么对蔺晨来说都没有意义,他在意的只有萧景琰的利益。如果一件事情他做了会让萧景琰得到好处,那他就去做。不在意别人的骂名,也不在意别人是否理解。

可是他没想到,就连萧景琰也不理解。

“景琰没想到,先生竟是如此凉薄之人?”眼含怒气,萧景琰一脸责备的瞪向蔺晨。“这件事情明明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为何先生偏偏选择如此残酷的一种!”

压下心底的不快,蔺晨拉过萧景琰轻声安慰着。“景琰,固然有别的方法,但是那些终究还是治标不治本。若想真正了解此事,我的方法并非行不通。况且,你最近事务繁多,若都积下来慢慢解决,你身体怎么吃得消。而且...”

看着蔺晨伸向自己的胳膊,萧景琰只觉得无比烦躁。想要挣脱那人轻握着自己手腕的手,却因动作幅度过大,将手径直纶向了那人的面颊。

“啪!”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蔺晨的半边脸迅速红肿了起来。而屋内的气氛,也瞬间变得尴尬了许多。

垂眸立了一会儿,蔺晨叹了口气,再度走向萧景琰。“气消了吧?”他问,语气带着些许疲倦。“别和我质气了,那事你也不要再过问。你最近太累,这样下去身体吃不消的...”

萧景琰本来已有些愧疚之意,却在听到蔺晨话语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再度转化为了怒火。眼神冰冷的瞪向对方,他开口:“先生是本宫的谋士,只需要解答本宫在朝政上问题而已。这样先斩后奏的事情,我不要看到第二次。至于本宫的身体,那就更不用劳烦先生操心了。归根结底,那也只是本宫自己的事情。”

听着萧景琰的话,又感受着脸颊上针扎一般的疼痛,蔺晨突然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喉咙有些干涩,他提了提一边的嘴角,勉强扯出一个笑,他看向萧景琰的目光中带上了几丝悲凉。

“景琰,你知道为什么长苏死的那么早么?”蔺晨声音颤抖,语气却是温柔。“他太累了,我也是。在你身边,与你共事,一切都太累了。为什么你就无法相信我呢?相信我不会做让自己良心不安的事,相信我不会对你撒谎,相信我做的事情都有我的理由,相信我真的是为了你好。”

“景琰,谁也不是天生的谋士啊。而且谋士,也并非都是攻于心计的阴诡之士。就算...就算你不信作为一个谋士的蔺少阁主,起码相信蔺晨好么...相信一下你的蔺晨啊...”

“罢了...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你不想懂的,自然不会去理解。”蔺晨摇摇头,眼睛有点干涩。再度将目光投向萧景琰,却见那人仍垂眸不语。

蔺晨笑了,笑容讽刺。“是草民逾越了。冲撞了太子殿下,还望殿下恕罪。”话毕,他作了个揖。转身,便大步离开了。

蔺晨离开后,萧景琰瘫坐在地上。有些疲惫的将双手覆在了脸上,他将蔺晨之前泡好的茶倒了出来。茶已经冷了,难喝的很。但萧景琰却像尝不出味道那样一杯杯灌着。仿佛喝的多了,便能压下心中涌出的一阵阵烦躁。


-------------
是的这就是个短小的过渡章。其实没啥意义只是为了给后面的虐开个合理点的前奏而已..吧尽管并不合理。吵架内容我已懒得编23333,反正就是三观不同导致的争吵嗯。下章终于可以开始虐了!我是如此的激动。

评论(2)
热度(43)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