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三章》


十三 

 
那夜,萧景琰觉得心情甚是烦闷,扔下奏折想着干脆早点歇息,却发现躺下许久仍无法入眠。 
 
往日里他与蔺晨的争吵,大多都是他随着性子发泄怒火,对方却甚少动怒。就算是说错了话将人惹急,只需陪个笑脸好好哄哄便过去了。蔺晨从不会将二人之间的矛盾激化,更不会像今日这般直接离开。 
 
这次蔺晨大概是真生气了,萧景琰想,也是,自己说完都觉得绝情的话,蔺晨听了又怎会不受伤。罢了,明天还是去道个歉吧。

努力压下心中的不安与烦躁,萧景琰强迫自己放空了脑子。努力许久,终于进入了梦乡。


---------------------

然而最后,他仍是没能去找蔺晨。



第二日,本就睡的不安稳的萧景琰天没亮就醒了。在塌上辗转反侧一会儿发现无法再次入眠,他认命的爬了起来,更衣梳洗之后便考虑起了待会儿见到蔺晨该说些什么。

想啊想,盼啊盼,这天终于亮了起来。整理下身上有些褶皱的外袍,伸展一下因枯坐而麻木的身躯,萧景琰起身,好容易收拾妥当准备离开,却没想被绊住了。

宫里来了个传旨的公公。

梁王的旨意是,令太子殿下即刻离京,前往南境战场视察。七日后归来,向皇上报告军情。

这任务,说难倒是不难。萧景琰私心里还觉得挺亲切--这不正是他被封亲王前常干的么。那时,他只是个不受宠的小王爷,做做这些跑腿的活儿也算正常。可问题是,他萧景琰现在乃是太子,身份地位与之前都大不相同。此时皇上再令他去做这样的小事,不由得让人觉得有些古怪。

怀着满腹疑问,萧景琰仔细盯着那传信的老太监看了一看,顺带着好好捋了一下自己的思路。

想着自己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楚,萧景琰犹豫了一会儿便痛快的接了旨。怀着有些遗憾的心情收拾好行囊,便准备上路了。

一周时间并不长,萧景琰想。待我回来,蔺晨的气估计就消的差不多了。倒时候,再来和他赔罪吧。


 
 
 

太子离京后第一日。
 
“一切如常。”萧景琰盯着手中的便筏,上面只有这样四个字。尽管在接到命令离京时并未犹豫,但越想越蹊跷的他,还是忍不住托了蔡沈两位尚书每日向他报告京中异常。而那四个字,便是两位大人第一日的答复。真的没事么?萧景琰想,为什么心中,竟会有些不安。

如果蔺晨在,他会说什么?萧景琰问自己。他觉得,如果自己问蔺晨的话,那人恐怕也只会说四个字。

是了,静观其变。



*
太子离京后第二日。

将手中的纸折成一团,萧景琰觉得心中有点烦躁。“今日陛下在朝堂上大怒,惩处了好几位贪污枉法的官员。” 那张被他扔出去的纸上,依稀可看得出写着这样的文字。他可不想看这个!太子殿下有些不高兴。他想知道的,可不是朝堂上的事。

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萧景琰揉了揉自己的鼻梁。有什么办法呢,他想,自己总不能直接大咧咧的写上让沈追蔡荃关注蔺府吧。

算了,没消息也是好消息,萧景琰安慰自己道,我已经接近战场了,只要明日拿到军报就可回京了。等我回来,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
太子离京后第三日。

今日,太子殿下没能等到两位大人的鸽子。在那只鸽子到达南境战场并被士兵们射下来打牙祭之前,他便离开了南境。

快马加鞭,心乱如麻。

萧景琰的怀里,揣着一封血书。

不是来自蔺府,而是来自东宫。

“金陵生变,妾身与东宫上下皆被禁足。蔺府被抄,蔺少阁主被诏入宫。殿下速回。”



*
太子返京第一日。

站在蔺府门口,萧景琰觉得自己仿佛是在做梦。棺材,白纱,孝衣。哭泣的下人,廊前的鸽子,无助的小飞流,和棺中苍白冰冷的尸体。


蔺晨。


----------------
少阁主的便当还在冰箱里没热,大家不要方。

评论(3)
热度(42)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