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四章》


十四


*
东宫。

萧景琰端坐于主位之上,一言不发的盯着不远处静静跪着的王妃。而太子妃虽跪着,面上却一派的镇定端庄,看向萧景琰的目光中没有丝毫的忐忑与惊慌。

“那么,说吧。”萧景琰开口,目光冰冷却又显得空洞。“王妃来这里,肯定不只是想跪着请个安。”

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王妃开口,不卑不亢:“臣妾是有事情想禀报殿下。”

“那就说吧。”

“是。”低头斟酌片刻,王妃开口“臣妾是觉得殿下一定想知道这几日发生了什么,所以特来像殿下说明。”顿了一顿,见萧景琰并没有插话的打算,她继续道:“殿下离京第二日,父皇便令人秘密封了东宫。起先大家都以为是出了大事,十分惶恐。后来过了午间,才听说是蔺府遭了殃。我听那些侍卫闲聊,说是有人向父皇弹劾琅琊阁蔺少阁主与殿下有..有私情,父皇不信。所以便命禁军搜查蔺府。据说..据说他们在府内搜到了许多蔺少阁主为殿下画的肖像,还有殿下您题的字...”说到此处,王妃抬眼,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下萧景琰的反应。“听说禁军将此事禀告与父皇后,父皇震怒,命禁军将那些搜罗出来的字画统统焚烧,然后押了少阁主入宫。臣妾想着,这等大事须得禀报殿下,便写了封短函令人偷偷送出了宫。却没想殿下尚未归来,陛下就将少阁主处决了。”

听完王妃的话,萧景琰嗤笑一声,有些讽刺的开口:“如此看来,我还真得感谢王妃通风报信了?”

身体微微一颤,王妃紧咬住下唇。“臣妾不敢。”

“不敢?”萧景琰将声调拔高了一些,“王妃是真把我当个傻子吗?”

“殿下息怒!”见太子殿下这般,屋内伺候的侍卫宫女都有些惶恐,齐刷刷的跪下了一片。

将殿内众人视作无物,萧景琰紧紧盯住地上跪着的王妃。“我看,你倒是很聪明。将这些事情,都撇得很清。嗯?”

“臣妾,不知道殿下在说什么。”微微合眼,王妃努力隐藏掉眼中的情绪。“臣妾和这些事情,本就没有关联。”

“没有关联?”萧景琰怒极反笑,声音却放的轻柔。“那本宫问你。你既是第二日就知晓了蔺晨被诏入宫一事,为何第三日才传信给本宫?”

“臣妾...臣妾第二日就传了,只是第三日才送到。”

“好,那就当你是第二日便传信出城。”萧景琰说,“那么我可不可以问一问,既然都是同一天传出,那为何沈大人的信,却比你的到的早了许多?”

“臣妾...不知。”

“那我不难为你,”萧景琰将声音又放缓了一些,甚至带上了些许柔情。“爱妃,有一事本宫不明,还想请教。我这东宫笔墨有的是,为何爱妃写信时,却非要以血为墨呢?”

“臣妾...情急之下,无奈...所以...”

“无妨、无妨。”萧景琰打断了王妃有些慌乱的辩解。“那么只有最后一个问题了。我记得,那日与蔺先生宿醉与东宫,先生曾在走前给我写了个便条,可后来却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我问了所有那日曾进过我房中的人,他们都说未曾见过。不知,是否是被爱妃拿去了?若是,可否告诉我你讲那张便条拿去了哪里,又做了何用处呢?”

有些认命般的长出口气,王妃有些颤抖的开口。“那张便条,我交给母妃了。但是,”她强调,语气略微急促,“妾身可以发誓,我着实没有将此事禀报与父皇!”

“啪!”手中的茶杯应声而裂,萧景琰压住内心的怒意。“那么,父皇究竟是如何得知此事的?你,可是在指认母妃?”

“妾身并不是那个意思!”

“看来,你告诉的,并不只有母妃一人是么?”

“... ...”

“那么,是景亭么。”

猛地抬头,王妃一脸惊惧的看向萧景琰。“殿下...你知道了?”

“知道,”萧景琰微微侧头,“只是不知道,你为何告诉他。”

“臣妾没有!”王妃急急辩解,“只是那日与母妃交谈时...未曾注意惠妃娘娘与宁王殿下竟突然来了...臣妾发誓,我不是故意要让宁王殿下听见的!”

“...知道了。”沉默良久,萧景琰叹道。“你下去吧。”

“殿下...!”

“放心,我不会责罚于你。”萧景琰语气平静,“去吧。”

看着王妃有些惶恐的离去,萧景琰遣去了屋内侍奉的众人。有些疲累的瘫倒在了椅子上。紧紧闭上双目,他由着一滴泪划下了面庞。

可笑,他还剩下什么?挚友已然离去,父亲对他猜忌多于信任,兄长一心只想害他,母妃被困于宫中无法脱身。而爱人,也因为自己的原因,离开了人世。

但我要走下去,萧景琰想,哪怕最终身旁会空无一物,我也要走下去。

肩负着世间一切的重担与枷锁,走向那个位置。



--------------
蔺先生,装死好玩么?
蔺晨:妈的智障。


--------------
这章写的好像没那么清楚,所以这里解释一下。
王妃的想法:
1,私信里来说她确实想让蔺晨死,所以尽管给萧景琰送信,但是却选在了确定蔺晨已经被杀之后。
2,血书:为何有笔墨却还要咬破手,这主要是心机了,虽然并没啥用但是要表达出“你看你看我为了给你送信情急之下都用的是血!”的想法,主要是为了转移萧景琰的注意力,不想让他注意到时间差。
3,纸团:其实第九章本来有个伏笔,就是王妃在太子走后进屋拿走纸团,但我觉得秘制生硬就改了,反正就是有这么个事x。(好敷衍!
4,宁王:其实这就是王妃背运了,去找母妃告个状好死不死的就碰到了宁王和惠妃。宁王的野心是她没想到的,但是她在出事以后也就明白是谁把事捅出去的了。

景琰的想法:
1,为何智商突然上线了:其实在召见太子妃之前萧景琰进宫看了趟母后,大概知道萧景亭的事。至于太子妃的那些,就完全是猜测了。
蒙的挺准,不容易。


好了犊子扯完了,大概就是这么个事嗯!至于少阁主和皇帝那边发生的事大概在三章后会说。
最后再次强调,本故事he,he,he。

评论(5)
热度(37)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