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短篇-元宵节》


迟来的元宵节小短篇。




甜甜甜。


【元宵奇缘】






萧景琰特别喜爱甜食。儿时在母妃宫中,他总能吃到各种各样的甜腻糕点。软糯的,酥脆的;有的入口即化,有的却可以含上好久好久。每日品尝着不同口味的糕点,小景琰身上的奶香直到近十岁才慢慢褪去。

“景琰呐,抱起来软软的,性子也软软的,竟比小公主还好玩呐。”宸妃娘娘抚着年纪尚幼的小皇子的脸,笑弯了眉眼。

可是景琰并不是个小公主。他很执着,也可以说是一根筋。自打小时候被母妃做的榛子酥俘获,他基本每月进宫都得求着母妃做上那么一两次。如果你问他这么多年在外征战最怀念的是什么,他一定毫不犹豫地回答:兄长,小殊,榛子酥。

尽管对榛子酥的喜爱到了可以与祁王兄和小殊比肩的地步,但萧景琰的心中真正念念不忘的,却是另外一种甜食。一种他儿时仅吃过一次,但一直无法忘怀的东西。

那年,景琰十岁。刚刚成年的皇长兄应付完宫中宴会后便匆匆跑来找他,说要带着他出宫去找小殊玩。兴高采烈的答应下来,欢快的小皇子辞别有些担忧的母妃,牵着王兄的手就跑出了宫。

宫外真热闹呵,大街小巷中装点着红灯笼,璀璨的烟花在头顶炸开一朵又一朵。看着这比往日更盛的繁荣景象,小景琰觉得自己像是被迷了双眼,迷迷糊糊的跟着人潮走,再转眼,四周却不见了皇长兄的身影。

发现目前唯一可依靠的人不见了踪影,小小的皇子不由得慌张了起来。眼里攒上了几滴泪,景琰糯着嗓子喊了几声皇长兄。

“诶,你没事吧。”哭的正无助时,景琰忽然感觉肩头沉了一沉。有人伸过了一只手。以为是皇长兄来接他了,慌乱的小东西一头扎进了后面人的怀抱。使劲在人胸前抹了抹眼泪,他抬头,看到的却是个于自己一般大的白衣少年。

看看自己怀中眼眶红红的小美人,和自己白色衣领上的鼻涕眼泪,平日里对穿衣十分讲究的小蔺晨努力忍住了想将怀里男孩推开的冲动。有些嫌弃的看看自己乱七八糟的衣服,又看看抓着自己衣角的孩子有些畏缩与害怕的表情,有些无奈的小蔺晨学他父亲那样仰头叹了口气,摆出一副神棍做派颐使气指的看向怀中的小哭包:“你哭什么啊?”

“我...我在等我皇长兄...”有些委屈的轻轻咬着下唇,景琰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我们走散了...”

“皇长兄?”听到这称呼,蔺晨来了兴趣,“你是皇子?”

“啊?”景琰惊讶,他突然想起母妃曾经告诉过他出门在外不能暴露身份。

“我...我饿了...”有些拙劣的撒着谎,年幼的皇子试图掩盖起自己犯下的错误。

“真拿你没办法!”蔺晨大人似的摇摇头,从背后取过一个食盒。“喏,尝尝吧!这是林婶儿做的元宵!说要带给我爹的。不过他那么胖,不吃也行。给你好了!”

看看蔺晨手中打开的食盒,和汤中浮着的几粒珍珠,景琰觉得有点馋。“母妃说...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眯起纤长上挑的眼睛,小蔺晨笑的开心。“我们是陌生人么?我这不都认识你了么!”主动从食盒里挑出个汤圆,他将其举到萧景琰嘴边。“尝尝吧!可好吃了!”

侧头想想蔺晨的话,景琰觉得他说的蛮有道理。啊呜一口咬掉蔺晨手中的汤圆,景琰惊奇地发现这珍珠居然是软的。轻轻咬破那柔软粘腻的外皮,景琰感受着温暖而甜蜜的馅料从里面流出来。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幸福的好像飞了起来。自己竟是从未吃过如此好吃的食物。

当满头大汗的祁王终于找到自己这宝贝弟弟的时候,萧景琰已经干掉了蔺晨食盒里大半的汤圆。牵起王兄的手离去,他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蔺晨。一遍遍冲人挥着手,景琰觉得有些不舍。

以后还能遇到你么?他怯怯的问。

能的!蔺晨十分肯定地回答,等再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端着一碗元宵!那样,你就不会认错人了!


*
“啪。”蔺晨将一个碗放在了桌面上。看看正斜靠在龙椅上打盹的萧景琰,他走过去,满心喜悦的替人理理额前凌乱的碎发。“起来了,景琰。我做了夜宵。”



真好,又遇见了你。

评论(7)
热度(51)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