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六章》

十六


开文三十一年,梁帝萧选殡天,太子萧景琰继任新君。

------------------

新君即位,是要祭祖的。

在庙中祭完列祖列宗,对着皇长兄和太奶奶的牌位发了会儿呆,萧景琰回宫,乔装一番又命人备了轿子,一声不吭的便出宫去了。

其实以他现在的身份,本是不该这般随意的。可是站在林府院中,看着那烛光昏暗的狭小祠堂,萧景琰突然觉得其实大家都在等着自己。小殊,林帅,和晋阳姑姑,大概都在等着这一刻吧。

恭敬跪下,他向着那几个牌位深深磕了个头。“...朕,绝不辜负大家期望,”年轻的皇帝轻轻念着,“景琰定不惜一切代价护大梁国泰民安,百姓无忧。”

直至燃尽生命。

在林府呆了大半个时辰后,萧景琰缓缓走出了门。午后的阳光正是刺眼,但他却毫不在乎。直直抬眼看向那闪耀的光源,他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正缓缓积蓄,流淌。

萧景琰心中有些酸涩。难忍,却又不值一提。其实他早就习惯了。习惯一个人去面对,一个人去承担,哪怕在最深最冷的夜里,都不会掉一滴泪。他觉得自己的心在变硬,变冷。变的坚不可摧,却又不堪一击。

或许,这就是帝王罢。

从林府离开,萧景琰坐上回宫的马车。如今的他,就连自己骑马在城中穿梭也是不可能的了。有些疲惫的靠在窗檐上,他沉默的看着外面闪过的街景。忽然,仿佛看到了什么,他叫停了车夫。

手指颤抖的将帘子拨开,萧景琰紧紧盯着窗外的宅子。

蔺府。

熟悉么?多么熟悉。

踏出轿子,他无视掉身边护卫的询问,将其喝退后,孤身一人踏入了那个院子。

熟悉么?多么熟悉。

“殿下,还是我扶您吧。”

“如此看来,蔺某人倒不如殿下想的通透。”

“太子殿下,这不是有决定了么?”

“许久不见殿下,在下可觉得甚是想念。”

“景琰,我喜欢你。”

“昨日醉酒,多有得罪。几句醉话还望殿下莫要放在心上。”

“那么景琰,是想让我负责么?”

“景琰,说你喜欢我。”

“...殿下,您知道为何长苏去的那么早么?”

蔺晨。
蔺晨。
蔺晨。

蹲在这个被自己记忆填满的小院中,萧景琰忍了两年的泪水忽然就坠落了下来。不顾形象的嚎啕着,他将这两年内所有的压力和委屈都倾泻在了这个曾给予他最美好回忆的地方。

其实我没想过自己其实这么想你,就像我以前也从未发现自己是那样爱你。

或许,这也是最后一次来这个地方了。



回宫的时候,天色已晚。

萧景琰看了看在殿中跪了许久的萧景亭,什么都没问就将人带入了偏殿。

有些疲惫的看向自己的兄长,萧景琰沉默的等对方开口。

“景琰..恭喜啊。”萧景亭扯出了一抹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皇兄是恭喜朕什么?”

“不知道,或许是恭喜父皇对你的宠爱吧。”轻哼一声,萧景亭讽刺道。

“宠爱?难道皇兄认为,景琰的皇位是这么来的?”

“难道不是么!”萧景亭怒道,“比你,我差了哪里?你的母亲生你的时候只是个嫔,而我母亲未生下我时便已然是妃位!比出身,我比你高贵的多!若不是儿时那场疾病,若不是曾经的皇后娘娘刻意打压,父皇怎会看不见我!父皇怎会觉得你比我好!”

“父皇宠爱我么..”抬眼看向地上跪着的兄长,萧景琰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疲态,“皇兄可见过,那样的宠爱?”

“难不成父皇不宠你?”萧景亭冷笑着质问,“蔺晨的事情那么大,父皇却问都没问你一句。这样,你还说父皇对你不是宠爱有加?”

“景亭,可还真是不了解父皇啊。”轻轻叹口气,萧景琰无奈,“你可知,父皇为何不罚我?为何明明想要蔺晨的命却还要给我府里的人往外送信的机会?景亭竟真的以为父皇对三年前的那桩事没有丝毫介怀?他想要我的破绽,他想要一个光明正大废黜我的理由。假如我在回京之后跑去宫中为蔺晨鸣冤,或者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那他就可以让全世界都知道我这位万人敬仰的太子殿下其实是个断袖!到时候,还需要他来想借口么?恐怕全京城的人都会想要我滚蛋了吧!”将语调放低些,萧景琰继续,“兄长可知道..我这两年是如何过来的?如履薄冰。一步,都不能走错。”

看着萧景亭充满震惊的眼神,萧景琰皱眉,“皇兄...你走吧。我不会责罚于你。所有你以前有的,我都不会剥夺,如果有要求,你也可以再提。”

“...为什么。”萧景亭声音颤抖。

“因为...你是我的兄长。”

目送着萧景亭离去,年轻的皇帝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梦里,他好似看到蔺晨笑吟吟的站在自己面前。轻轻张开双臂,萧景琰拥到了无边的孤独。


-------------

这一章有好浓烈的be气息..然而这玩意真的是he我发誓!只要我圆的回来..。
翻着前面几章找蔺晨说的话简直是种折磨,丫的就没好好说过几句话!看着满屏的“厕所出门左转”和“殿下你吃草么”我简直是崩溃的。

评论(4)
热度(40)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