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七章》


大概下章就有铜矿了。
后面的章节估计只有甜没有虐了。
啊不能虐真是不开心(够了!


十七



萧景琰登基两年后
琅琊阁

琅琊阁内飞进飞出的鸽子觉得,今日阁中的气氛似乎比往日要更加严肃些。年长门徒们的眼中隐隐闪烁着期待与盼望,而年纪小些的童子们却是一脸遮不住的紧张惶恐。








在外云游了七八年的老阁主,今日要回来了。

低头看看地上跪了一片的门徒童子,年逾花甲的老阁主无比威严的抬了抬手,十分温和的问候了一下他还勉强叫得出名字的几位。

端着范儿看着这满堂门徒缓缓散去,老阁主舒了口气后整了整脸部的表情,扯出一副几乎称得上是阴郁严肃的面孔,看向了远处亭中静候着自己的儿子。

个小兔崽子,都不知道出来迎接一下你老子么?

缓步踏向通往凉亭的石阶,老阁主漫不经心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变化。植物照顾得不错,石阶也没有青苔和裂痕。木制的柱子和亭中的牌匾都擦洗的很干净,漆也没有褪色。

嘿,难道这倒霉孩子这几年还真是一直呆在阁里修身养性,哪儿都没去?奇也怪哉,奇也怪哉。

冲着向自己躬身行礼的儿子冷哼一声,面若冰霜的老阁主目不斜视的走进亭子。在软垫上坐定,他品了一口正在瓷杯中缓缓冒着热气的茶,透过熏香的烟雾看向亭外朦胧的山景。

垫子软硬程度刚好,茶是刚刚泡好的新茶,熏香的味道是自己喜欢的,就连糕点也准备的甚合心意。

这混小子还算是孝顺,也算没白养这么多年。

只是...

“爹,您怎么回来了?”挤出一副近似于谄媚的笑脸,蔺晨委婉的阐述着自己并没有对这次突然的父子会面感到高兴的事实。

“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冷冷横了儿子一眼,老阁主不悦道,“这可是我家!”

“是是是是是是!”感到父亲隐隐的不悦,蔺晨赶忙巴结,“这阁子就是您的,您想啥时候回来就啥时候回来。”要是能好好留这儿放我出去游山玩水那就更好了。

不为所动的冷哼一声,老阁主专心咀嚼着自己嘴中的糕点。有些艰难的将满口甜腻的桂花糕吞入腹中,他闷了口茶,沉默了片刻后问道:“金陵,还打算去么?”

蔺晨行云流水般的动作顿了一顿,滚烫的开水一不小心便溢出了茶壶。有点手忙脚乱的擦拭着沾水的桌面,他努力掩饰住心中的感情:“去...什么啊,”挤出一抹戏谑的笑容,蔺晨有些可怜兮兮的看向自家父亲:“您儿子我当年差点儿死那儿!”

“别跟老子装傻!”老阁主十分气派的拍了下桌子,“杀你,那狗皇帝也得敢。他今日杀了你,明日会有多少江湖高手上门他还不知道?”

“说吧,”饶有兴致的探身向前,卸掉严肃伪装的老阁主满脸调笑的看向自己儿子,“当年到底是什么逼得你这小狐狸非得装死才能活着回来?”

哪儿见过喊自己儿子小狐狸的爹...看着面前这一点儿都不正经的老头,蔺晨满心嫌弃的腹诽。“也没什么,仅是为求稳妥。”

“切,”见自己听不到什么八卦,失去兴趣的老阁主无比懒散的靠回柔软的椅背。“你不说我也知道,还不是为了你那天真幼稚的小皇帝?”

“哪儿有。”悄悄撇开目光,蔺晨敷衍道,“我哪会为了别人做到装死的地步。”

毫不掩饰的翻个白眼,老阁主拆台道,“你就不承认吧。”顿了顿,他有些试探的看向儿子,“金陵,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嘿,所以这金陵我还是非去不可了?”将目光从窗外移回,皱着眉头的少阁主感觉有些郁闷,“我在这儿不呆的挺好?有山有水的还能到处乱玩。您干嘛非得把我往金陵那火坑里推?”

“我推你?”老阁主简直被儿子气笑了,“明明是你自己上赶着要往里跳吧?别说什么为人装死,你连飞流都给人留下了。这么些年不游山不玩水,花丛都不滚一滚,你可别告诉我是为了别人,老子还真不信这个邪!”瞅瞅低眸沉默的儿子,老阁主一脸嫌弃的咂了咂嘴,“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吧,真喜欢你就去追啊!”

“追,那也得追得到。”有些压抑的深吸口气,蔺晨闷声道,“人家现在是皇上,后宫佳丽三千呢。在人家心里,我也就是个死人了吧。你说,我干嘛要再跑去给人添这堵呢。”

说到最后,竟也红了眼眶。

“...看你这怂劲儿!”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家不开窍的儿子,老阁主简直怀疑这孩子是不是自己亲生的,“至于么你...就为了个男人?”

“是,”坚定的抬起头,蔺晨认真道:“我只要看着他幸福。”

“那...你可得失望咯。”故作玄虚的摇摇头,老阁主压下了脸上狐狸般的笑容,“金陵突发了瘟疫,你那个小皇帝恐怕...”

看着儿子一脸惊慌的拍案而起,一边喊着备马一边狂奔回阁中主殿收拾行李,老阁主笑的满意。

既然那么喜欢,那就追去吧。想想琅琊阁的少夫人是大梁皇帝,也算得上体面。罢了,在儿子抱得美人归之前,老子就勉强在阁里呆几年吧。

毕竟这小孩儿成家,还是得靠催啊。



---------------
本来想把梁王和蔺晨对峙的那段写在这章里,可是最后还是没找到地方塞。大概的意思如下:
梁王:哦草你这身份老子不敢杀你,但是不杀你老子也不痛快。
蔺晨:科科你想杀我无非也就是想逼景琰对你动手吧。
梁王:我儿子我知道,只要你死了他必定沉不住气。
蔺晨:然而我觉得我比你了解你儿子。
梁王:那你敢赌么?
蔺晨:那就赌啊。

嗯大家看懂了么,就是这个意思。(什么玩意儿!
具体的大概会在下章或者下下章或者下下下章里。

老阁主并不在意自家儿子找男人还是找女人。本来琅琊阁是不应该牵扯朝政的,然而蔺晨按理说已经“死了”,所以不会对琅琊阁有影响。
蔺晨这么久没去找萧景琰和当年的事情也有关系,他觉得自己会成为萧景琰的弱点。
本章鸽主大写的怂。

评论(1)
热度(55)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