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一寸相思】第十八章》


十八


京城的瘟疫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仅仅几日便在金陵城内散播开来。

蔺晨进城时,满眼都是病骨支离的患者和尚未感染病毒却惶惶不安的百姓。听着这一阵阵的哭嚎和呐喊,蔺晨的心不由得又揪起了几分,默默祈祷萧景琰的病症尚未重到如此地步。

迫使自己镇定下来,蔺晨拿出之前进宫后画下来的梁宫图纸,借着侍卫们换班的空档毫不费力的便翻进了据说防卫森严至滴水不漏的大梁皇宫。

按图索骥找到萧景琰的寝宫,他看着一组组太医胸有成竹的进,又满脸羞愧惶恐的出,只觉得心急如焚。

忍住上去骂娘的冲动,蔺晨捡起一块石头,用力砸向正急的团团转的蒙挚,用眼神制止住他即将脱口而出的名字,他将人引到一个静谧之处。

“你怎么才来啊!”仔细确认过附近没有旁人,蒙大统领努力压低嗓音,“这陛下的病全京城的医生都没把握,我前两天就托人给你送信,怎的你今日才来!”

“等等...信?”蔺晨质疑道,“我从未收到过信。”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信!”见蔺晨将注意力放在无关紧要之事上,蒙挚急的直拍大腿,“这陛下的病才是最要紧的啊!”

“别...你先别急,”抬手止住对方的唠叨,蔺晨皱眉道,“信是你让谁去传的?那人能信的过么?”

“是...庭生啊...”蒙挚蒙了,不知道这少阁主今日为何就和一封信过不去。

火急火燎的起身转了两圈,蒙挚简直忍无可忍,“蔺少阁主我求求你了,先看看陛下的病吧!这太医一波波的来又一波波的走,就没一个能治得了的!你快进去看看吧!”说完,就要拽着蔺晨往萧景琰寝宫走。

“诶诶诶诶诶别忙别忙!”见对方冲动,蔺晨赶忙把人拽住。“我这样怎么去寝宫啊!”

搞得跟诈尸似的,别再吓坏了人。

“是...是啊!”好不容易被劝住的蒙大统领恍然道,“你看我!急的都忘了这事了。那...那你进不了寝宫怎么给陛下治病啊!”

叹着气揉揉眉心,蔺晨无奈:“这些太医总有走的时候吧?”

“是啊!”

“那些个宫女太监你也是能遣走的吧...?”

“对啊!”

“那我到时候再进去不就是了!”蔺晨痛心疾首。

“诶是啊!”蒙大统领眉开眼笑。

真不愧是蔺公子啊。


-------------
蔺晨进到萧景琰寝宫的时候已是黄昏。落日的余辉与屋内的红烛相交映,让本应是奢华明亮的寝宫变得昏暗压抑了不少。

手指颤抖的抚上萧景琰消瘦苍白的脸庞,蔺晨觉得心如刀绞,心底与眼中皆是酸涩难忍。

我从前怎会觉得,离开是对你最好的保护。离了我,你根本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缓缓将唇贴上萧景琰的额头,蔺晨喃喃道:“景琰,我会医好你的...我会陪着你的。”



在半梦半醒之间挣扎着,萧景琰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蔺晨。像这几年经常梦到的那般微笑望着自己。嘴里重复着那人的名字,萧景琰觉得自己被拥进了一个怀抱。温暖而熟悉的药香味扑面而来,令他不由自主的抓住了那人的衣服。

这梦,真好啊。


-------------
所以这章我居然真的写到铜矿了真是不容易..。
话说大家看文也给留个评论嘛,一直0评论真的好寂寞的啊!

评论(7)
热度(52)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