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九章》


因为上章过于短小敷衍,内心煎熬之下我果断将上一章大改之后和这一章合并在了一起。
此章并非重发,剧情方面也有变化。

十九

萧景琰是被浓郁的药香熏醒的。此时正是早春微雨的清晨,屋外略带寒意的湿润空气与屋内药鼎中升腾的蒸汽所结合,带着些俏皮的味道沾湿了他的睫毛。深深呼吸一口带着些许早春辛辣气息的空气,萧景琰觉得脑中一片清明。有些讶异地发现自己的体力恢复了大半,他试图起身伸展一下因养病而沉寂许久的身躯。正要坐起,萧景琰却忽然发现自己枕边趴着一个人。白衣长发,手边放着个只剩丁点药渣的陶碗。

蔺晨睡得很不安稳,眉头深锁身体紧绷,从窗口吹入的微寒空气冻得他直打哆嗦。

看着那人,萧景琰只觉得心中酸涩。曾经的痛苦自责,几年来孤军奋战的煎熬与寂寞,四年来无时无刻的思念,再次相见的喜悦与被欺瞒的委屈一齐涌上心头,仅刹那,便让他红了眼眶。

轻轻将手伸向对方的脸颊,却又在即将触及的时候顿住。移开视线,萧景琰将手收回,几次吐息之后,眼中和脸上就只剩下了愤怒与淡漠。

“咝...”缓缓睁开双眼,蔺晨立起身子。随着嘎嘣嘎嘣的响声好生舒展了一下自己冻得僵硬的身子。睡意未消的抬眼,他在对上萧景琰清冷目光的瞬间清醒了起来。躲开对方带着些许恨意的目光,蔺晨犹豫,“...景琰。”

“蔺先生逾越了。”飞快的打断对方的话头,萧景琰冷道,“朕的名字恐怕不是先生可以直呼的。”瞥一眼蔺晨有些尴尬的表情,萧景琰觉得自己憋屈已久的心情舒缓了许多。

看出对方心里不痛快,蔺晨觉得自己此时还是不要反驳为好。顿了一顿,他顺着对方的意思唤道,“陛下。”

“哼。”冷哼一声,萧景琰心里仍是不痛快,“蔺先生为朕诊病有功,朕自当封赏。还有,为了京城患病的百姓,朕还希望先生可以告知这治疗瘟疫的方子。琅琊阁的规矩我懂。只要愿说,价格不是问题。”

恭敬的起身行礼,蔺晨微笑。“草民是医者。虽不及父母心,但仁心还是有的。既然我有这单子,就必定会留在京中帮忙治疗瘟疫。至于封赏不封赏,还是等事成之后再说吧。”

听对方说要留下,萧景琰心里安稳了许多,却又暗自为自己心里对蔺晨的在乎而感到生气。冷冷的吐出句下去吧,萧景琰背过头,仿佛只要不看,内心中的烦躁情绪便能缓和下来。

随后的几天,蔺晨一直黏在他身边。除了吃饭更衣拿药之外,简直可以说得上是寸步不离。而态度更是不必多说,萧景琰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无论是刻意刁难还是无理要求,只要萧景琰提了,他就必定做到。

其实蔺晨想的很简单,既然自己做了亏心事,那自然是要好好弥补。别说是让他空手剥核桃、用冰水洗衣服,就算萧景琰让他穿上裙子跳个孔雀舞,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照办。

当然,萧景琰并不一定有看这个的心情。几日来蔺晨的无微不至不但没让他消火,反倒让他内心更加不忿。他不满对方曾经的欺骗和离开,更为对方重逢后的态度感到愤怒--难道做错了事,真的只需要陪着笑脸道个歉就行?他可不这么觉得。

这皇帝陛下积攒了多日的怒火,终究还是在一个下午爆发了出来。狠狠打掉那人端过来的陶碗,萧景琰看着蔺晨不眠不休守了十几个小时才煎好的药就那样泼在了对方的手上,然后溅了满地。

被几乎算的上是开水的药汤浇过,蔺晨疼的几乎要跳起来。努力压下自手腕上传来的痛感,他脸色苍白的冲萧景琰笑道,“ 景琰就算要和我质气,也不能随便摔碗啊。里面这药,对你的病有好处。就算你...”

“够了!”大声打断对方,萧景琰瞪眼看向蔺晨。“这么多天,你有完没完!”

“景琰,是什么意思?”直直看向对方被怒火烧红的眼睛,蔺晨温柔道,“难道这些不是我该做的?”

“朕不需要你做这些!”有些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萧景琰口不择言,“朕的妃子多的是,能做这些的也不止你一个!朕的身边...朕的身边也不缺一个你!”

看到对方变得有些苍白的脸色,萧景琰觉得心里痛快极了。一把扯过蔺晨的领子,他直直逼视着对方道,“蔺晨,你都不知道朕有多恨你。”

就算只是气话,这句也太过伤人。更何况萧景琰眼中翻涌的怒气是那样的真实且残酷。蔺晨沉默,他明白其实比起琅琊山中修身养性的自己,萧景琰这几年的日子要难熬的多。他忽然就不太明白自己曾经的做法到底是对是错,难道为对方好就真的足够了么?说白了,自己还是太自私吧。

看着蔺晨眼中的痛苦和苍白的脸色,萧景琰忽然觉得有些后悔。他确实伤到蔺晨了,像自己所期望的那样。只是,并不像想象的那般痛快。他很清楚自己并不恨蔺晨,只是这些天的憋屈让他急于找到一个发泄口。

心中的怒火悄然散去,萧景琰觉得心中像被压了块石头一般沉甸甸的。张嘴正想说点什么,他却看见蔺晨十分恭敬的起身退远了几步:“草民逾越了,望陛下恕罪。” 脸色,已是波澜不惊。

有些慌张的让对方退下,萧景琰有些疲惫的靠上身后的软垫。今晚,他注定是无法安然入眠了。


----------------
哟西最后一波虐终于是要到头了,明晚线一拉后面估计就只是各种糖了。大家心疼阁主心疼景琰的...我已跪下认砍。明明说了马上甜却还是虐个没完。
跪着发誓绝对是he。
最后,上章写的有些敷衍26在这里给大家鞠躬道歉,以后绝对更加认真对待。

评论(11)
热度(45)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