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章》


*哦我真的想一直虐下去。

*奈何这是he。

------------------

二十

当年梅长苏还在的时候,曾向蔺晨感叹过一句话。他说这皇宫中的漫漫长夜,恐怕就是世上最冷最难熬的东西了。觉得对方将话说的没头没尾的,蔺晨听完也就一笑置之。毕竟这天气冷热,岂是人能随意左右的。

现在大咧咧的摊在御花园的一个假山景上,蔺晨倒是信了梅长苏的话--早春的冷风和着身下如冰块般寒冷的石头,让他忍不住有点哆嗦。

鼻子有些发痒,蔺晨不遮不掩的打了个喷嚏。揉揉被冻的有点通红的鼻头,他饶有兴趣的歪头看了看旁边刚跳上来的小飞流。接过小孩手里拎着的那坛酒,蔺晨随手从头顶的树上揪了片翠绿的叶子。随意把玩一会儿,他将那叶子叠成个小碗的模样,拎起酒坛子便要往里面倒酒。

可叶子说到底也就只是叶子,无论看起来有多严丝合缝,在水流迅速的冲击下终究还是不堪一击。

有点可惜,将叶子碾碎在脚下的时候蔺晨想,明明做的挺好看的。

有些疑惑的看着蔺晨的动作,飞流慢条斯理的从怀里掏出了个玉制的小碗。“为什么,不用这个?”

蔺晨的脚下的动作顿了一顿,抬头看向飞流时笑得咬牙切齿的。“...飞流啊,你刚刚给我酒的时候,干嘛不把这玩意也一起拿出来呢?”

飞流认真的眨了眨眼睛,表情无辜且单纯,“你,没问。”

“... ...”

...你大爷的。蔺晨心想,长苏这老狐狸果真是把飞流教坏了。当年多好的孩子啊现在也越来越不懂规矩,居然连他都敢欺负了。

他这地位,可真是每况愈下啊。

最后,蔺晨还是没用那个小酒碗,毕竟闷一口倒一次毕竟不如对坛吹来的过瘾。

潇洒的灌下两三口酒,蔺晨憋闷的心情微微舒畅了些许。任由那些没来得及吞咽的酒液四处流淌,他重新躺倒在石头上,有些出神的望着萧景琰寝宫的方向。仿佛想到了些什么,蔺晨自嘲的笑了笑。收回了视线,他眼光涣散的冲着月亮发了会儿呆。轻轻叹一口气,他忽然开口道:“飞流,你觉得哥哥做错了么?”

“没有!”坚定的摇摇头,飞流认真道。

“那...水牛呢?你觉得他做错了么?”蔺晨微微偏头,嘴角带出一抹有些无奈的笑。

“也没有!”小孩眼睛清澈,没有一点虚伪和做作。

“那我们...为什么变成这样了呢?”蔺晨眉头微敛,本在微笑的脸却显得有些苦涩。

像是被蔺晨的问题难住了,小飞流不悦皱起了眉头。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小孩开口:“你们,傻!”

端着酒坛子正要往嘴边送,蔺晨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便一巴掌拍上了飞流的脑袋:“小兔崽子,”蔺晨笑骂道,“都敢说你蔺哥哥傻了!”

“哼!”微微撇开头,飞流有些不高兴。“飞流是实话实说!”

“嘿,”蔺晨笑了,笑声越来越大,惊动了旁边树上的几只鸟。轻叹口气,他眨眼抖掉了一滴泪。

是啊,他们都是傻,整日里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就是和对方过不去。可是,那有什么意义呢?在无尽的争吵以后,他们唯一得到的也仅仅只是被对方消磨掉的光阴,和无数不愉快的回忆而已。

如果这样去想,那蔺晨大可以离开。他还有很多事可以去做,也并不想消磨掉自己的人生。但蔺晨明白,比起互相纠缠的痛苦,他更怕的,大概是老来后悔吧。

所以宁愿纠缠,他也不要拱手相让。

---------------
“景琰,你最近是怎么回事?”用方帕擦拭着衣角的茶渍,太后眉头微敛,有些责备的看向自己的儿子。

萧景琰正规矩的跪坐在案前。方才,他因为心情原因狠狠的斥责了那个行事鲁莽,将茶撒到母后身上的小宫女。约莫是语气太过严厉,那看起来还不足二八的小丫头竟被他吓得哭了出来。

温柔的让人扶起地上眼圈通红的小姑娘,太后遣退了身边大气都不敢出的宫女太监们--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跟景琰谈谈了。

“母后,我...”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萧景琰抱歉道,“我最近公务略为繁忙,心情也不大好...刚刚...”

“好了。”温柔的打断儿子的话头,太后轻轻握住萧景琰的手慢条斯理道,“我了解你,如果真的只是朝堂中的事,你必定不会让我知道。让你心烦的,是别的什么事吧?”

“母后...”萧景琰踌躇,他不知道该如何与母后讲述,更不知道是否该和母后讲述自己与蔺晨的事情。正斟酌着说辞,他却听到母后先开口了。

“是关于蔺先生吧?”慢条斯理的开口,太后没有去看萧景琰慌乱的表情。给人斟了杯茶,她坦然的对上了儿子的眼睛。“景琰,我知道你在气什么。”

伸手止住萧景琰即将出口的辩解,她将茶杯放入对方的手里。“我虽从未曾见过那蔺公子,但对他的事情多少也有些耳闻。景琰,你告诉我,以他的身份既不缺钱财也不图地位,为什么非要在京城帮你呢?”

听到母亲的问题,萧景琰有些怔愣。正想说点什么,却再次被打断。“你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吗?景琰,我问你,如果蔺公子当年没有假死离开,有人抓到你们的把柄告知天下,你可有把握保他平安?你可有把握保住你的位置?他不忍小殊的努力被毁之一旦,更不忍你为了他遭受天下人的耻笑。景琰,你记住了。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无论是小殊还是蔺先生,他们对你的帮助都不是理所应当的。你气他们骗你,可你也从来没想过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

看着景琰脸上的痛苦与愧疚,太后顿了顿,轻轻抚摸着他的手安慰道,“景琰,你是个好孩子。母后也知道你并不是个薄情之人。但我今天想听你告诉我,关于蔺公子,你究竟有什么打算?”

咬紧下唇,萧景琰坚定的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

“我会珍惜。”

“嗯。”


---------------
所以谈人生果然得靠静妃娘娘?

评论(5)
热度(50)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