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第二十一章》

 

二十一

 

 

“陛下。”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进来,蒙大统领跪地向正批着奏折的萧景琰行了个礼。

 

“起来吧。”萧景琰抬头,一脸严肃,“京中现在情况如何?”

 

微微颔首道了声是,蒙挚起身,“瘟疫的传播已基本控制住了,染病的百姓都按蔺公子的要求单独被搁在了一片区域,也方便诊病。蔺公子的方子有效得很,现如今禁军正配合着太医院和京城几家大的药铺四处派发着药物,瘟疫带来的恐慌也基本控制住了,陛下可以放心了。”

 

“蒙大统领辛苦了,”微微松了口气,萧景琰关切道,“大统领这几日很是劳累,不如先休息一阵吧。”

 

“我这算什么啊!”随意的一摆手,蒙挚有些担心的看向一脸疲惫的萧景琰,“陛下才是,您本来就病着,现在又整日劳累,怎么扛得住啊!京城有我们呢,您何必…”

 

抬手打断蒙挚的话,萧景琰坚定道:“朕的职责,是保证大梁国泰民安。现如今京城这么乱,百姓也都在受苦,朕若是躲着休息,怎么对得起国家和百姓,又怎么能面对你们。”

 

低头笑笑,蒙挚欣慰道,“臣说这话或许有些逾越,但是陛下..臣很高兴自己和小殊没有看错人。大梁能有您这样一位明君,是百姓的福分。”

 

听蒙挚这样说,萧景琰有些怔忪,眼角忽的有些发酸。

 

“啊,说起来..”蒙挚仿佛想起了些什么,“刚刚我和蔺公子说让他劝您休息,他说您是劝不动的。说就算让您呆在床上养病您也肯定不能安稳,比起让您干着急还不如让您起来亲自处理事务。当时我还嫌他不关心您,现在看来,蔺公子倒是比我了解您的多。“

 

听他提起蔺晨,萧景琰心里一暖,却又有些焦急。“大统领可知道,蔺晨现在在何处?”

 

“啊,您不知道么?”见陛下居然不知道蔺公子的行踪,蒙挚惊讶,“蔺公子和飞流这几日都住在我府上,说是方便诊病。怎么,他竟没有告诉陛下?”

 

心中有些憋屈,萧景琰闷道,“没..罢了,”他抬头看向蒙挚,“大统领今日就别忙了,回府休息一日吧。您万一把身体拖垮了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是。”抱拳冲萧景琰作了个揖,蒙挚退下了。

 

蒙挚走后,萧景琰有些烦闷的起身走出屋子。他已经好久没看到蔺晨了。自从那日他口不择言的与人发生冲突,蔺晨对他的态度就瞬间恭敬了起来。每日从请安到说话,都一板一眼毫不逾越。有时他特意挑起话头想和人聊聊,也都很快被打断了。

 

后来他身体渐好,蔺晨干脆直接把给他诊病的工作交给了个老太医,连见都不再见他一面。他派人去问,蔺晨就说这京中民众的病情更加要紧,他着实分不出时间再进宫,还说这老太医的技术比他好,经验比他还足,让他为陛下诊病也是对陛下重视。

 

蔺晨的借口实在找的太好,萧景琰硬是找不出一点可以反驳的地方。当然,如果他知道那老太医从前是主治宫中嫔妃怀孕产子的话,或许也就不会被那人看似完美的说辞噎成这样了。

 

一边急着想见,一边不紧不慢,两人见面的日子就这样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了京城百姓基本被治愈,蔺晨准备回琅琊阁的时候。

 

这客卿要离开,也是得知会皇帝一声的。那天下午萧景琰正在殿里看着折子,就听人通报说蔺公子到了。

 

听说蔺晨来了,萧景琰自然高兴,但是这么久找不到人现在突然出现也着实让他觉得有些不安。而这份不安在他看到蔺晨背上的行囊和身后跟着的小飞流时,彻底转换成了慌乱。

 

“你..”看着对方平静的脸,萧景琰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微微笑着冲萧景琰作个揖,蔺晨不紧不慢:“臣是来向陛下辞行的。”

 

“为什么要走?”萧景琰的声音有些发闷。

 

“陛下先前让臣做的,臣都做完了。现在京中一切已基本恢复正常,臣也应该可以回家了吧。”耐心的回答着萧景琰的问题,蔺晨笑的游刃有余。

 

“你..”看着对方满不在乎的样子,萧景琰声音有些颤抖,“你有什么想要的么?什么都可以。朕可以封你你想要的官职,也可以给你在京中找个好的园子,按你喜欢的样子建..你不是喜欢看花么,我..”

 

“陛下这是要为臣一掷千金?”蔺晨打断萧景琰的话,语气听不出喜怒。“可是臣并不是红颜。臣只想回家,守着我那琅琊阁。至于建园子看花这类事,陛下还是留着去讨好宫里各位娘娘吧。臣可受不起这个。”

 

见萧景琰语塞焦急的样子,蔺晨嘴角微翘。看向萧景琰的表情却是淡漠。

 

“如果陛下没事的话,臣就走了。飞流着急着呢。”

 

萧景琰侧头,飞流的表情有些不安。他毕竟也跟萧景琰呆了好几年,突然说要离开,自然有些舍不得。

 

“怎么,不想走?”蔺晨转头看向飞流,笑的有些痞气,“这宫里多没意思啊,就这么大点地方,要景没景要人没人,哪有琅琊阁好玩。”

 

萧景琰袖子下的手紧紧攥起,他有些绝望的看着飞流转身,犹犹豫豫的向蔺晨靠了一步。

 

蔺晨一派胸有成竹的样子,拽着飞流的袖子就要出门。明明看起来急得很,步伐倒是不紧不慢。背对着萧景琰,他看起来微微有些紧张,拽着飞流袖子的手也攥紧了一点。

 

“蔺晨!”看着对方丝毫不留恋的走远,萧景琰有些慌了,眼眶发红,他的声音也多出了几分哽咽。

 

“陛下还有事?”听到萧景琰唤他,蔺晨舒了口气,背对着萧景琰笑的像只狐狸。

 

“你..”见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萧景琰有些窝火。心一横眼一闭,干脆豁出去了,“你不要名不要利,那美人要不要?”

 

 

----------------

卡在这儿是不是不厚道啊?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卡这儿了!


评论(8)
热度(56)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