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四章》

 

二十四

 

萧景琰醒来的时候,天色已暗。屋内光线昏暗,只有寥寥几根红烛燃着。足够让人看清房间,却又不会因过于明亮晃眼--大约是蔺晨想他睡个好觉,又怕他醒来时看不清再有磕碰。

 

这般想着,萧景琰心中一暖。挣扎着坐起了身却又觉得腰间酸痛无比,使不上力。倒吸一口冷气,他心中微微有些埋怨蔺晨。皱眉扶着自己的腰,萧景琰随意披上个外袍便步履蹒跚的走出了寝殿。

 

蔺晨坐在桌前,正窸窸窣窣不的知在做什么。听见有脚步声,他转身,看似随意的收起面前的瓷瓶,又拉下袖子遮住自己的小臂。“怎的这样就出来了?”见萧景琰衣服松散又赤着脚,蔺晨有些着急,快步走上前去将人扶至铺着毛毯的桌边,又在人身下塞了几个软垫。“看你,脚都冻得冰凉了。”有些心疼的将萧景琰的双脚捂在怀中,他俯身给对方倒了杯热茶。

 

“快喝了暖暖身子。”蔺晨一脸无奈的唠叨着,“你病刚好,自己还不注意,老是仗着身子好就不去保养。你可别忘了,你这身子可不是你一人的。是大梁的,百姓的,更是我的。你的病若是不好,那整个国家可都得提心吊胆的。”说着,他将萧景琰的衣服又系紧了些,不经意间宽袖下滑,露出一段有些臃肿的白纱。

 

萧景琰眸光紧了一刹,轻轻握住蔺晨尚未收回的手:“刚刚你在做什么?”

 

“刚刚?”似是没想到他会这样问,蔺晨显得有些惊讶。不露痕迹的想将手抽回,他敷衍,“也没干什么,你没醒,我就随便打发一下时间。”

 

“是被我烫的,对么...”无视掉蔺晨的说辞,萧景琰抬头,有些固执的盯着对方。

 

“唉。”撇开头,蔺晨微微叹口气。“其实没事的。”他安慰道,“并不算疼。”

 

“我想看看。”有些愧疚的低着头,萧景琰闷声道,尚有些红肿的双唇固执的抿成一条线。

 

“好,”见他这样,蔺晨无奈。捋开自己的袖子露出里面被药膏浸的发黑的白纱。“喏,其实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将手向前伸了伸,“真的,其实那天的药也没有那么烫。”

 

见萧景琰没反应,他挑眉,有些试探性的开口,“景琰?”

 

啪嗒。一滴泪落在了蔺晨的腕上。“对不起...”萧景琰开口,声音有些沙哑。“我不该什么都不问就拿你撒气。我...”

 

见萧景琰自责,蔺晨心疼的不行,赶忙把人拉进怀里,用未受伤的那只手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着,“哪里是你的错,”蔺晨轻声道,“是我不好,瞒了你那么久。明明知道你最不喜欺骗,我还...我不该让你孤军奋战那么久的。”

 

“其实...”萧景琰抬头,认真的看向蔺晨,“我并非是恼你骗我,也并非是恼你留我一个人。其实你回来我比谁都高兴,看到你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感觉松了一大口气。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萧景琰声音仿佛被哽住一般,心中亦有些酸涩。深吸一口气,他有些艰难的继续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着你像往日那般冲着我笑,心里突然就觉得很委屈。我当时简直忘了你的苦衷,只是一味地想发泄自己的不满。蔺晨,我觉得我糟透了。”

 

“不会,不会,”见萧景琰这样说,蔺晨心中一痛,赶忙安慰他道,“景琰哪里糟糕,你只是太累了,压力太大。也怪我没好好跟你解释,才让你觉得委屈...”

 

“蔺晨,”萧景琰哽咽,声音有些颤抖,“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动作微微一顿,蔺晨轻抚萧景琰的头发,“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何必再提起徒增烦恼呢。”

 

“那就不提过去,”萧景琰使劲眨眼抖掉眼泪,有些顽固的抬头看向蔺晨,“对不起。”

 

“这又是为什么道歉啊?”蔺晨失笑,有些无奈的看向萧景琰。

 

“因为我烫了你,还不问缘由便拿你撒气。”

 

“好好好,”蔺晨轻吻萧景琰的嘴角,“不过陛下大可不必道歉,因为陛下早已补偿过草民了。”

 

“什么?”萧景琰疑惑,有些探究的看向对方。

 

“陛下不是送了草民一个美人么,草民可喜欢的紧呢。”蔺晨低笑,轻啄萧景琰的鼻尖,“好了景琰,我给你揉揉腰吧,不然明天可没法上朝了。”

 

“你手不是伤了么,还能动?”

 

“嘿,这不还有另一只么。”


--------------------

最近忙成犬。三四天没更新真的十分抱歉!

评论(3)
热度(59)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