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五章》


二十五

在宫里安安稳稳的呆了近一周,蔺晨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这日子好像太过清闲了些。先不提琅琊阁的众多事务,单单是阁中端坐着的他那闹腾的老子就不可能让他过哪怕一天的安生日子。

奇怪的是,这一周都过去了,他竟连根鸽子毛都没见着。而这皇宫里本应被鸽子屎粘的黑乎乎的琉璃瓦片和被从天而降的绒毛刺激的直打喷嚏的蒙大统领居然都好好的--光鲜亮丽,神清气爽。

奇也怪哉,奇也怪哉。蔺晨啪的甩开手中的折扇,慢慢悠悠的扇着,四处转悠着思索了片刻后脚尖点地腾空而起,四平八稳的落在了屋顶上。

凭心而论,如果除去被踩断的两块琉璃瓦,这组动作还是挺优雅好看的。毕竟底下正扫着地的两个小宫女被他惊的眼睛滚圆,扫帚都落了地--就差流着眼泪心疼那两片价值连城的瓦了。

眯眼笑着对自己的身手表示了满意,蔺晨很随意的将那两个瓦片踢下了房梁。哗啦啦的一阵响,那闪闪亮亮的玩意最终还是碎成了渣。至于那两个大气都不敢出的小宫女也终于抿了抿嘴,捂着胸口哇的哭了出来。

伸着脖子往下看了看,蔺晨啧砸几声摇了摇头,心中叹了几句宫中生活苦便再次提气跳起,四处蹦跶着找起了鸽子的痕迹。

要不说这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屋顶转悠了一个多时辰,身子都快被烤出油的蔺少阁主终于在一处清净的小院儿外的树上看到了两根鸽子毛。想着这院子怎的有些眼熟,他恍然,扇子一收便轻轻击上了自己的额头以示惩罚。他居然忘了,自家小飞流一直都对这些个鸽子有着不知哪儿来的的执着。

大抵是觉得鸽肉好吃吧,他啧嘴。这孩子,别的倒是不随他,就这对食物的鉴赏力,和他是十成十的相像。

心中暗自叹着,蔺晨不慌不忙的踱着步子走进了小院儿。飞流不在,估计是被萧言二位公子叫出去玩了。心中觉得有些可惜,蔺晨撩了撩头发便推开了正吱呀作响的屋门。

这不推还不要紧,一推开门蔺晨便被眼前的景象惊的双下巴都现了出来--本应是前厅的房间除了正中央摆着个几子,几个软垫和一卷铺盖,其他的地方满满当当摆的全是笼子。被刺鼻的恶臭熏的有些作呕,蔺晨捏住鼻子,有些好笑的看着那些被挤的舒展不开翅膀的鸽子和地上糊了好几层的污浊粪便。大致打量了一下,他有些惊讶的发现这处的鸽子竟可以百来记数。有些惋惜的看看手中刚画好没多久的崭新扇子,蔺晨将其甩开以扇掩面,借着外面明媚的阳光仔细观察起了那些鸽子。无一例外,它们脚上的铜环都印着一样的标记--竟都是琅琊阁的。无奈失笑,蔺晨暗自摇头,他家那老爷子哪里是谅他辛苦不再搅扰,明明是见他未曾回信更加变本加厉的骚扰起了他。谁曾想这信件压根就没到过他手里,一批一批的鸽子也是白白便宜了飞流。

心中暗叹自家老子估计已被气的跳脚,蔺晨小心翼翼的从怀里取出一张想不起是宫里哪个妃子赠他的香气扑鼻的绣花手帕,捏着它一个接一个的取出了固定着笼门的生锈栓子。有些感慨的看着一只只瘦了好几圈的鸽子扑腾着翅膀踉跄飞起,他一脸嫌弃的将帕子和扇子一起掷在了院中的石桌上,气定神闲的等起了飞流。

蔺晨眯着眼等了没多久,飞流就回来了。见他坐在院中,小孩儿瞪大了眼,倒吸一口凉气便冲进了屋,过了片刻又冲回来,气鼓鼓的让他还他的鸽子。随手抄起旁边被屋中气味熏的发黄的扇子,蔺晨故作生气状将其敲在了飞流头上,接着脸一板,半是认真半是刻意的质问飞流他的信都去哪了。

见蔺晨真的生气,飞流缩缩脖子,虽然平时无法无天,他心底里还是害怕他这蔺哥哥的。有些为难的支吾一会儿,他红着眼眶嘟囔了一声水牛。随后便赌气般的跺脚冲蔺晨吐了吐舌头,飞跑着出院找太后娘娘安慰去了。

见飞流如此回答,蔺晨心中也大抵有了数。啧嘴咂舌的瞅瞅臭气熏天的屋子,他摇头晃脑的散着步回了寝宫。到小厨房给萧景琰备了些点心又煎了药,他将东西盛好装入食盒便大摇大摆的去了勤政殿。

萧景琰正在批奏折,见蔺晨进来他眼睛亮了一亮,本来紧锁的眉头放开了些。觉得自己高兴的太过明显,他掩饰着咳了一声,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问蔺晨来做什么。将那转瞬即逝的喜悦收入眼底,蔺晨心中高兴,

将食盒里的东西一一取出,蔺晨叫旁边站着的小太监取了洗手的水盆伺候萧景琰洗了手便令其退下了。看着萧景琰皱着眉将药喝完,他走到人背后轻轻给人揉起了因疲惫而有些酸痛的双肩。

深知让蔺少阁主这样伺候人不容易,萧景琰心中熨烫,仰头将手轻轻搭在蔺晨手上,浅笑着盯着他。见萧景琰这样,蔺晨心中一动,低头在人嘴角偷了个吻。萧景琰脸红了一瞬,片刻又恢复了正常,眯起眼睛静静享受起了蔺晨的服务。

认真捏了一会儿,蔺晨低头瞧了瞧萧景琰。见人休息的差不多了,他悠哉悠哉的开口:“景琰,你说奇怪不奇怪,我来这儿一周了,阁里居然没人找我。”

萧景琰身体瞬间有些僵硬,蔺晨暗笑,摆出一副担心的表情继续道:“你说是不是出事了啊?阁里那些人办事再不靠谱也不会这么久不写信给我,而且最近阁里有几个榜单正要调整,他们总该问我意见才是。唉,没办法,只能回趟阁里了。”

萧景琰抿紧嘴唇:“你大概是多虑了吧,阁中现在有老阁主在,能出什么事?”

“也对,”蔺晨点点头,深以为然。“可是景琰啊,你是怎么知道我爹回来的呢?”

萧景琰的脸腾的涨红了,他这下可懂了什么叫贼不打自招。大声唤了列战英进来,他让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将军带着蔺晨去看了信。

翻完近两百封信,蔺晨揉了揉脸。他本来还纳闷一直严谨的萧景琰为何这次扣了他的信,现在倒是懂了。老阁主每天二三十封信的催他只是觉得阁里藏书库太乱,要他回琅琊阁去整理资料。

蔺晨心中暗骂自己好奇心强,老阁主的意思哪里是要他整理藏书,明明是想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拿下萧景琰。这种事,他若是一直理老阁主也就失去兴趣了。可是现在倒好,鸽子放回去了,信也看过了,若还是不回去了就是自己讨打。这般想着,他叹了口气。

罢了,那就回去一趟吧。

评论(3)
热度(36)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