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六章》


二十六

午后的天气正好,温暖而柔和的阳光穿过窗纸细碎洒在屋内的矮桌上。桌前,萧景琰正低头写着字。笔划干净利落,神态专注认真。

眯眼望着窗外的景,侧卧在地上的蔺少阁主用余光牢牢锁定住了近前的美人。手中把玩着一根不知哪来的孔雀羽毛,他兴致缺缺的打了个哈欠。

“景琰。”蔺晨唤道,用手中羽毛轻搔萧景琰修长的脖颈。

右手下笔依旧稳健,萧景琰伸出左手夹住那根不甘寂寞的羽毛,手一翻便将其变为了两段。眼睛未曾离开面前的折扇一毫,他径直将那根羽毛插入了蔺晨有些散乱的长发中。

撇着嘴取下羽毛,蔺晨甩甩面前的碎发,抬手戳了戳萧景琰的脸。“景琰。”

微微撇开头,萧景琰伸手握住蔺晨的手。安抚似的蹭蹭对方的手背,他倾身为手中的毛笔蘸了些墨汁。“别闹。”

“萧景琰--”蔺晨拖长声调,有些不悦的坐起身子。

“啪。”将手中的毛笔置在桌上,萧景琰眉头微敛。转头向正一脸不满的少阁主无奈道:“你不是让我给你画的新扇面题字么?怎的总是打扰我。”

“题字这种事,”蔺晨揽过萧景琰的腰,“等我走了以后做就好。”微微停顿,他挑眉看向怀里耳尖泛红的皇帝。“我明儿个就回琅琊阁了,今天还不好好陪陪我?”

“明日就走?”萧景琰挺身从他怀里钻出,显得有些不安。

“怎么,景琰舍不得?”将萧景琰纤细修长的五指与自己的右手十指相扣,蔺晨调笑道。

“...是,舍不得。”萧景琰心情憋闷,干脆实话实说。“我怕你一去就不回来了。”

微微一愣,蔺晨心中微痛。伸手揽萧景琰入怀,他将唇贴在对方耳边认真道,“莫要胡思乱想。你既在这里,我怎舍得一去不返。”

胸口一暖,萧景琰的双眼却是有些酸涩。将头埋在蔺晨肩头,他声音发闷。“净说这些好听的。”

低声笑着,蔺晨在萧景琰耳尖亲了一口,“草民怎敢糊弄陛下,今日所说的,句句皆是心底里的话。”

“哼,最好是,”萧景琰仰头,挑眉笑道,“蔺先生若不按时归来,朕便净了你的身,赐你个内监总管当当。”

“诶,不好不好。”蔺晨讪笑,“高公公的位子我哪好意思抢。”

“那我让你当个领头宫女?”

“景琰不必这么客气,”蔺晨眼含深意的看看怀中笑的不怀好意的人,“把我当夫君就好了。”



-------------------
其实后面还有一段,不过我觉得ooc太严重所以就删了。(现在已经够严重了..!)没错这次阁主回山不带琰琰,不过琰琰总会有上山的那天的!

评论(2)
热度(34)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