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七章》


二十七

萧景琰有些疲倦的枯坐在诺大的龙床上。

打量一下正慢慢亮堂起来的寝宫,他呆了许久才恍然意识到原来已是清晨。轻轻叹息,他倒回床上,用指腹揉捏自己高挺的鼻梁。

他一夜未睡。尽管曾经也有过因思虑过多而心力交瘁的情况,萧景琰却从未失眠失得如此彻底。归根结底,大约还是因为蔺晨不在吧。

心中轻叹,萧景琰情绪低落得很。

因为今日要早起赶路,又怕起身时动作过响打扰到萧景琰休息。蔺晨昨夜随他闲话片刻便抱着被褥挪去了偏殿。哪成想他这一去,这皇帝陛下怀中心中都冰冷空荡,连睡觉都变的困难了许多。

翻来覆去的忍到二更天,头痛欲裂的皇帝陛下爬起身子就跑向了偏殿。本想着对方说不定也辗转难眠,他推门进去时却看见蔺晨抱着被子,睡得正香甜。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萧景琰愣愣的盯了他一会儿便垂头丧气的回了寝殿。接着,便坐着发呆发到了天亮。

并不是说这少阁主回琅琊阁不好,也不是萧景琰不相信蔺晨对他的感情。只是这久别重逢忽然又要分离着实让他心里不太顺畅。虽然知道蔺晨不会放下他不管,萧景琰却仍就害怕对方被他钟爱的三美绊住脚。

萧景琰再了解蔺晨不过。虽然对金钱名誉不放在心上,他对美食美景美人这三样可是看得极重。美食美景倒也罢,看看尝尝也就过去了。可这美人万一入了眼,他可难保蔺晨不会让其也入了心。到时候,哪怕他十万兵马身后追杀,美食美景细数奉上,蔺晨怕是也绝不会回头了。

深思熟虑过后,萧景琰想到个办法--派一个靠谱的人与蔺晨同去。既可时刻提醒着归期,也可警告蔺晨勿要被乱花迷了眼。

细细思量,他竟真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前几日,列战英将军心仪已久的姑娘嫁了人,如今情绪低落愁肠百结,昨日午后还和他告假说要出城散散心。

一下解决了两件要紧事,萧景琰心情舒畅了不少。自力更生的起床更衣,他叫门口候着的高公公赶紧传列将军入宫。赶去偏殿的时候,蔺晨正提上了盘缠准备走。

见萧景琰这么早就过来,蔺晨有些惊讶。快步迎上去,他发现对方的眼下乌青一片。想着萧景琰大概是一夜没睡,蔺晨心中后悔自己昨夜不该住在偏殿。心疼的想说些什么,他却听见萧景琰踌躇着开了口。

“蔺晨,跟你商量件事?”皇帝陛下难得有些底气不足。

“说,只要你说什么都行!”蔺晨揽着萧景琰肩膀,将其带到软榻上坐下,又让人枕在他腿上养神。

“我想让战英和你同去。”翻身搂住蔺晨的腰,萧景琰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懒散。

“为何?”轻轻抚着萧景琰的背,蔺晨声音轻柔。

“监视你。”萧景琰话里有几分挑衅的意味。

“好。”蔺晨眼中落了些许笑意,俯身在对方眼角落了个吻。

“这么痛快?”萧景琰直起身子,有些不信地挑眉看向蔺晨。

“躺下。”蔺晨板了板脸,捂住萧景琰的眼睛将其脑袋摁回自己腿上。“多个伴挺好,”他捏捏萧景琰的鼻子,“而且,景琰也是想让列将军出去散散心吧?”

“你又知道了。”萧景琰气闷,赌气般的拍掉蔺晨的手。

“我知道的还不止这些。”蔺晨微笑,捂住萧景琰的眼睛为他挡光。“我还知道你一夜没睡。怎么,陛下没有草民陪着,就连觉都睡不着了?”

“...哼。”萧景琰轻嗤,却找不出话反驳。沉默片刻只好翻个身子将自己埋进了蔺晨充满茶香和药味的衣服中。

眼皮愈来愈沉,萧景琰在蔺晨怀里蹭了蹭。舒服的打个哈欠,他感觉到蔺晨正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轻柔的就像在哄一个婴孩入睡。

“休息吧,景琰。”
“做个好梦。”

----------------
(并不)勤奋的我再次恢复了日更..!上一章短小到没眼看,于是我自我批评一整天后更了仍旧不算很长的这一章..。

 
评论(3)
热度(40)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