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八章》


二十八

如果说萧景琰让列战英跟蔺晨出游是为了安心,那蔺晨答应他,大概也就是图个放心。

他对列战英一直有些戒备--作为萧景琰的副将,列将军可谓是与皇帝陛下形影不离。十几年下来,他已然成为了萧景琰最信赖的臣子与左膀右臂。

于是去琅琊阁的这一趟,二人也并未觉得烦闷无趣。蔺晨一路试探着聊萧景琰,列将军就实实在在的一一回答。他们说起陛下征战时的飒爽英姿,也提起每次入宫时受到的斥责与讥讽。笑着聊陛下对吃食的执着,又在提起那十三年时不住叹息。

聊着聊着,列战英就想起了自己爱慕的姑娘。想起佳人曾经只对他展露的笑颜,与嫁与他人时眼中洋溢的幸福火花。怅然若失的对蔺晨提起,蔺晨感同身受的拍拍他的肩膀,然后摇着扇子跟他讲起了讨姑娘欢心的一些妙招。

蔺晨觉得自己这一趟不算亏。和列战英一路聊下来,他除了萧景琰几岁断的奶以外基本将人从头到脚了解了个透。几岁上战场,哪年凯旋而归。几时被称赞,又何时被厌烦。他像是随着萧景琰又活了一遍。从牙牙学语到提枪上阵,从神采飞扬到暗自神伤。心情随着萧景琰的经历起伏,蔺晨只恨当年他不在身旁。心心念念都是关于一人,蔺晨将行进速度又提快了些,只希望能早日办好事情回京见他的好皇上。

紧赶慢赶,日夜兼程。蔺,列二人仅用了不到六天就站在了琅琊山的山脚。看着活脱脱累瘦了两圈的几匹马,蔺晨啧啧嘴,脚尖踮地一提气,便轻轻松松的往山上蹦。

这可难倒了列将军。要知道琅琊山可不矮,而且上山下山就两条路。一条是建给来咨询的客人,路宽且平,风景迷人。另一条是蔺晨刚刚走的,若是轻功不精,恐怕十天半月都难以上去。

思前想后,列将军决定自己还是做次客人吧。刚巧自己在为感情而苦恼,若能在此得到开解也算是不枉此行。这般想着,他踏上了石阶。将手中写着问题的卷轴交给一个小童子,他手中多了个锦囊。

“良缘将至。”

好不容易寻到蔺晨,列战英在琅琊阁住了三日。除去每日给萧景琰写信的时候,他竟是一刻也没闲着。又是帮蔺晨整理旧籍,又是四处转着游山玩水,列将军低落的心情也慢慢变的明朗了不少。

要不说这琅琊阁就是神。在山中兜兜绕绕了几天,这列将军还真为自己撞出了个良缘。姑娘十七八,整个人美得像幅画。听说是在这山中修行,急赶着下山是要见爹妈。

听说未来的岳父岳母就是在金陵,列战英心里激动的不行,叫上还准备多停留两日的蔺晨,他提了马就说要将那姑娘送去京城。

见他想要走,蔺晨心里暗喜,他正愁没有理由赶紧离开回去看景琰,这天就马上降了个好的,想着这老天爷还顺便给他清理了个情敌,蔺晨笑的开心。

回去的路就不必那么赶了吧。他想,他可需要好好撮合一下这列将军得来不易的因缘。

啊,还有。也可以顺便去见一下宫羽姑娘。


---------------
没错,十分明显的,阁主开始作死了。

 
评论(4)
热度(35)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