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九章》


二十九-蔺阁主京城会旧友,萧景琰怒入妙音坊。

“啪!”有些烦躁的将手中奏折狠扔在案上,萧景琰皱眉,闭上眼睛狠狠揉了揉眉心。

蔺晨那边已经好久没传来消息了。在离开琅琊阁之前列战英还会每日寻着机会给他报平安,却不知怎的在离开琅琊阁之后便没了声息。而萧景琰,也在那天之后变得日益焦躁了起来。

整整五夜辗转反侧却不能入眠,萧景琰心中一直在胡思乱想。是蔺晨不愿离开琅琊阁,还是被什么东西绊住了脚?难道老阁主不准他离开?还是路上遇到了意外?

心里翻来覆去的想着,他越来越担心。好几次提起笔想主动写信,却又觉得蔺晨一定会得寸进尺,笑自己没了他便什么都做不成。

你想让我主动找你?我偏不写。萧景琰恨恨地将已蘸好了墨的毛笔掷在桌上,眼睁睁的看着那溅起的墨汁染了桌上一根长羽毛。

蔺晨之前拿来逗他的那根孔雀毛。

倒吸一口凉气,萧景琰赶忙将那羽毛拎起,仔仔细细的抹去了上面的墨点。

还是留下了一块黑斑。

萧景琰不快,赌气般的将那根尾羽扔到了地上。斜眼瞅了瞅,他又捡回来。羽毛挺好看的,要是被当作垃圾扔掉也可惜了。

才不是因为蔺晨。

萧景琰正握着羽毛发呆,高公公进来了,说蔡荃沈追两位尚书大人说有朝事要禀报,问陛下要不要见。

“请进来吧。”萧景琰收回心思,将手中羽毛藏进宽大的袖口,正了正神色,他将注意力转回了政事与朝堂。

政事议完,太阳的光芒已收敛了许多。伸展一下有些疲惫的身体,再活动一下正僵硬的脖子,萧景琰冲两位尚书笑笑:“今日辛苦二位了。有二位尚书辅佐,朕着实轻松了不少。”

“臣不敢当,不敢当。”沈追连忙作揖。呵呵笑了几声,他显得有些为难。“有一件事..臣不知当讲不当讲..”

“沈卿但说无妨。”

“陛下可知..今日,琅琊阁蔺少阁主入了京。”

“朕..没听说啊。”没想到对方会说这个,萧景琰一愣,攥紧了手中的羽毛。“少阁主好像..并未入宫。”

“是..”沈追踌躇,有些尴尬的干笑了几声。“这不妙音坊刚刚重建..宫羽姑娘和少阁主又是旧识..听人说,这少阁主跑到妙音坊去了。”见萧景琰脸色不太对,他赶忙补充:“大概这少阁主是去送贺礼的吧。”

“啪!”萧景琰手中的羽毛被拦腰折断,看起来可怜的很。几日来的担忧与焦急转化成了怒火,萧景琰脸色发青,强撑着笑脸将两位尚书送出了门。

这二人前脚刚走,萧景琰后脚就回了寝宫。让高公公给自己找了套合适的衣服,萧景琰直奔马圈,跨上自己的马便出了宫。


妙音坊建在金陵城中最繁华的街道,日日人来人往,生意更是没得说。不用提其他姑娘,单凭宫羽姑娘一人,仅靠卖艺便能让这处赚的盆满钵满。

萧景琰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他自小家教便严,又是个倔强保守的性子,从骨子里便对这些东西有些抵触。今日为了蔺晨来这儿,也算破了他的例。

跟在出来迎接的十三先生背后,萧景琰皱着眉避开扯着大嗓门喊叫的男人,又小心翼翼的躲开烂醉在走廊上的客人,好不容易穿过拥挤的长廊来到了房间的门口。

人还没进去,他就听见了蔺晨的笑声,爽朗的很,像是心情不错。心中怒火又盛了几分,萧景琰推开门,铁青着脸看着蔺晨从宫羽身边站起。

“景琰怎么来了?快进快进。”

“嘎嗒---”萧景琰手下的门框十分干脆的变了形。

 
评论(6)
热度(39)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