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三十章》

三十

“陛下...”
寝宫的大门紧闭着。
高湛站在殿外,与左右两个小太监一起面无表情的盯着正一脸谄媚敲着门的琅琊阁少阁主。

“景琰...”
高公公咳嗽一声,默默转开了视线。

“琰琰...”
左边的小太监身子颤了一颤,稍稍挪开步子,向另外一个身边靠了靠。

“琰儿...”
正悄悄往外挪的三位身子一僵,只恨自己的耳朵为何没有早些失聪。

毕竟如果听不见,就不用再受这种折磨了。

“娘子--?”
“嘭。”寝宫的门打开了。耳尖微红的皇帝陛下一言不发的揪住正站在门口的少阁主的衣领,狠狠将其摔进了屋内。然后看看他们,又砰地一声将门甩上了。

如果不是陛下脸红了,高湛真觉得自己应该想办法救一救那蔺先生--毕竟陛下摔他的那一下,估计几里外都能听得见声。

当然,也不是说陛下狠。毕竟蔺少阁主的体重比起旁人,还是更沉稳些的。

----------

“诶疼疼疼...”蔺晨躺在地上,呲牙裂嘴的揉着自己的脖子。“景琰,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听他喊疼,萧景琰眼中闪过了一丝担心,刚想伸手扶他起来,又听见这人胡言乱语了起来。

“没脸没皮。”萧景琰皱眉,攥紧正准备向前伸的手,好不容易淡下去的火气又蹭蹭涨了起来。

蔺晨倒也不恼,嘿嘿笑了几声便拍着衣服站了起来。走到萧景琰身边,他紧紧将人拥入怀里。“景琰从见到我便一直和我耍脾气,怎的,这是气我回京没直接来找你?还是醋我进了妙音坊?”

“你去哪,与我何干。”萧景琰推推蔺晨的胳膊,“把手放开。”他义正严辞的仿佛自己真的用了劲。

知道萧景琰脸皮薄,蔺晨笑笑,也不去戳穿他的口不对心。“就算景琰觉得与你无关,我也是要讲的。”他侧头,在萧景琰耳朵上印了个吻。“我去见宫羽姑娘,是因为她是长苏的旧友。”

“小殊?”萧景琰一愣,他倒是从不知道这宫羽姑娘与小殊有何交集。

“是啊,”蔺晨轻叹,“求而不得,她也是个可怜人。”顿了顿,他将怀中人圈紧了一些。“还是我最幸运,可以这样抱着挚爱之人。”

萧景琰身子软了一些,心也跟着软了一点,“...总说这些好听的。”

“我是认真的,”蔺晨轻轻将萧景琰推开些,直直看向他的双眼,“我也会想,万一哪天自己不能再这样抱着你。”

萧景琰脸色微红,抬手拥住蔺晨的背,“...傻话。”

“可陛下的妃子那么多,万一真有哪个入了陛下的眼...”蔺晨将头抬起,看似很忧愁的叹了口气,嘴角却扬起了一抹弧度。

“不会的。”萧景琰抬头,目光坚定又温柔,“不会有那么一天,也不会有那么一个人。
“蔺晨,在你之前我没有对任何一个人有过这样的感觉。我在意皇长兄,在意小殊,在意母妃,父皇。可我知道那不一样。
“蔺晨,你是我喜欢的第一个人,也会是唯一一个。因为我知道我不会再喜欢上其他人。
“蔺晨,你对我很重要,甚至比小殊还重要。虽然不如母妃...但...
“蔺晨,我喜欢你。”

“陛下现在说这个,着实晚了些吧。”蔺晨挑眉,含笑看着萧景琰。

“晚吗?”萧景琰学他,微微挑眉。

“不晚,不晚。”蔺晨轻笑,满足的将萧景琰拉回怀里。“何时都不晚。”


----------
我这章写了啥?一脸懵逼。

所以阁主鬼扯了几句话就带过了自己去了妙音坊的罪行,还成功获得了琰琰的真情告白。机智如鸽。

 
评论(16)
热度(39)
  1. 风从窗前过搪瓷碗 转载了此文字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