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三十一章》

三十一-蔺阁主花园遇皇后,萧景琰选定继承人。

“唉…”十分寂寥的往嘴里塞了个葡萄,蔺晨仰头盯着勤政殿金光闪闪的天花板,“唉..”挑一挑眉,他偷偷向旁边瞄去——萧景琰正低头认真看着手中的奏折,完全没有理他的意思。于是,剥了个橘子,蔺少阁主的下一声叹息又拔高了一个调。

足足叹了二十几声,各类水果的表皮摊了一桌子,蔺晨打了个饱嗝。看看已空无一物的果盘,又看看仍旧视他为无物的皇帝陛下,蔺晨清了清嗓子,又叹了一声。

嗯,这次的调可以去宣旨了。

萧景琰的身子抖了一抖,手下的红笔一歪,硬生生的划掉了自己刚刚要批注的一段话。

终于抬起了头,皇帝陛下一脸杀气。“滚出去。”

“…得嘞。”蔺少阁主麻溜的跑了。

笑话,识时务者为俊杰,再不跑,他就真得宣旨去了。

*
一块扁平的石头从水面上掠过,蹦跶了好几下才扑通落进了水里。湖边被阳光晒的干燥温暖的石头上,蔺晨叼着根草,百无聊赖的向水里掷着石子。

飞流不在屋里,估计要么是和梅长苏那两个小朋友出去玩了,要么就是去找萧庭生了。啧,蔺晨咂嘴,连飞流都过得比他滋润。

这半个月对蔺晨来说可谓是度日如年。想想刚回宫的时候萧景琰赌气不愿理他,他好一通忽悠才让的人忘掉了自己去了妙音坊的事,还很惊喜的听萧景琰告了个白。好不容易把人往怀里一搂,蔺晨一边夸奖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一边庆幸这事就这么翻篇了。哪知道才抱了一会儿,萧景琰就从他怀里抬起了头。毫不留恋的挣脱出他的手臂,那皇帝陛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可以离我远点了。”

觉得萧景琰是口是心非还在生气,蔺晨腆着脸又凑了上去。然而才刚刚伸手要往人腰上揽,他就感觉眼前一花,在砰地一声中,与寝宫地板拥抱在了一起。

听着萧景琰“闻着你身上脂粉味不舒服”的借口,蔺晨在接下来的整整半个月都被迫和萧景琰保持了两尺的距离。并不是说少阁主怂了,也不是说他放弃了近身的希望。只是他这个月学到了一个真道理--江湖武功再厉害,也不如军队里出来的会摔人。

所以蔺少阁主这几天过的挺疼的。还不是心疼。

长叹口气,蔺晨起身拍拍自己的衣服,迈着大步就要回寝宫。

毕竟不能因为赌气就拒绝吃饭吧。

走了还没几步,他就碰到了个人。小小的孩子,长得白白嫩嫩的。小孩撞到他身上,抬头瞪着水亮亮的大眼睛看他。

蔺晨心中一动,将孩子抱起。“殿下怎的一人在这儿?皇后娘娘呢?”

“母后..那..”小孩指了指路。

“找你母后去吧。”蔺晨拍拍小孩的头,“告诉你母后,草民蔺某改天将去拜访。”

“哦..”小孩看起来有些似懂非懂,但还是迈开步子跑向了母后那边。

或许是怕耽搁太久忘了该转答什么了吧,蔺晨想,可真是随了他父皇。

心情不知为何有些憋闷,蔺晨慢慢悠悠的溜达回了寝宫。萧景琰已经在桌前等他了。见蔺晨难得的没有声比人先到,萧景琰有些意外,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了面前已经蔫了的少阁主。“怎么,有心事?”

“嗯..”蔺晨听起来郁闷的很。

“...见到华儿了?”萧景琰垂眸,轻轻叹了口气。

“...是。”

“那你可愿为我分忧?”萧景琰问他。

“什么?”蔺晨把玩着手中的筷子,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帮朕带出来一个可以继承大统的人。”

“小皇子?”蔺晨皱眉,有些意外。小皇子尚且年幼,怎么也用不着他来做这个老师吧。

“是庭生。”萧景琰显得有些犹豫,却又坚定了下来。

“为何?”蔺晨有些意外,庭生毕竟不是他亲生。

“或许是因为我相信祁王兄的孩子定会像他一样,又或许...”萧景琰声音染上了一丝笑意,“或许等庭生足够成熟,我就能把这个国家放心交给他了。”然后就能和你走了。

意识到了萧景琰的意思,蔺晨又扬起了笑容。挑一挑眉,他很干脆的蹬鼻子上脸:“帮陛下这个忙并不是不可..只是..”

“只是什么?”萧景琰无奈,就知道他一定不安好心。

低声笑了笑,蔺晨用扇子挑起了萧景琰的下巴。

门吱地一声关上了。
这一夜,少阁主大概是不必再睡地铺了。

 
评论(7)
热度(30)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