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一寸相思】第三十三章》

这章ooc有辣------么严重。

不看也行,真的。



三十三

“庭生殿下..您想当皇帝吗?”
“别胡说!我怎么可能。我就算是个亲王,也只是因为陛下看重我,收我为义子。没有皇室血脉,我根本不可能有继承权。”
“殿下,殿下..可怜的殿下,您真的以为您只是个掖幽庭的罪奴吗?”
“你什么意思?”
“想想吧..我的殿下,掖幽庭的孩子多了去了,与您年纪相当的也多的是。为何苏先生和陛下偏偏选中了您呢?”
“..巧合而已,你还是不要说了。”
“是..但是陛下,您真的不想知道真相吗?查查吧..无论真假。”
“..我知道了。”

才刚刚入冬,太后便病了。刚开始只以为是普通风寒,咳嗽几声,发了低热,就连太后本人都没当回事,只以为天气凉的突然了些,煎几副药祛祛寒气也就好了。哪想着半月不到,竟咳起了血。

萧景琰在母妃宫门口转来转去,心里又是内疚又是焦急。蔺晨月前回琅琊阁去了,说是既然要在金陵过年,就得先把阁里诸事安排妥当。扯了一大堆真的假的,蔺晨硬是从萧景琰手里抠出了两个月的假期。

离开前夜,蔺晨说尽好话软磨硬泡的硬是缠了萧景琰一个晚上。而萧景琰本来对这暂时性别离产生的伤感在在第二天腰腿酸软的爬不起床的时候,也彻底散了个干净。心里恨恨发誓若是晚归一天就砍了这肥鸽的脑袋,他气的连续好几天都没给蔺晨写信。

想想蔺晨离开才不足半月,大概正忙着阁里的事,萧景琰实在不愿写信让他赶回来。可看看床上昏睡的母后和旁边唯唯诺诺、避重就轻的太医,他心里也着实没底。

夜晚陪在母后床前,白天上朝处理朝政,一个星期下来,萧景琰纵然底子再好也有些支撑不住。夜里在母妃床边睡过去,萧景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寝宫里。

萧景琰看着一抹白色从屋子的另一边走来,努力的瞪大了眼睛。连续好几天缺少睡眠,他觉得自己脑子混混沌沌的。正努力想着那白色的是谁,他听到耳畔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醒啦?”蔺晨听起来有些不悦。

“啊..?”萧景琰有些反应不来。

“是不是如果我不回来,你就一直不会告诉我母妃的事情?”蔺晨坐在萧景琰身边,将手中的药碗轻轻放在床头。“你还想一直瞒着我?”

听着蔺晨有些责怪的语气,萧景琰终于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谁。心中喜悦的撑起身子,他搂上了蔺晨的脖子。“你回来了。”

“嗯..”见萧景琰难得殷勤一次,蔺晨心中的火消了大半。手揽上萧景琰,他慢慢抚摸着怀中人的背。

“我想你了。”脑袋在蔺晨颈窝里蹭来蹭去,脑袋一片混沌的萧景琰显得比平常可爱的多。

“我也想你。”暗笑两声,蔺晨轻轻拍着萧景琰的背,抱着怀里迷迷糊糊的人前后晃荡。“怎的没睡够就这么粘人?”

“你不愿意啊?”萧景琰瞪大了眼睛,本来很有威慑力的表情配上睡眼惺忪的模样愣是让皇帝陛下显得像是某种小动物。

“愿意愿意。”蔺晨笑笑,端起床头的药碗。“你要是天天这样才好呢。来,把药喝掉,好好睡一觉。”他把药碗凑到了萧景琰嘴边。

萧景琰乖乖喝了一口。“苦。”没睡饱的人喝口药都要撒娇。

“苦也要喝。”蔺晨拖长了声音威胁。“听话。”

“哦。”萧景琰又端起了碗。“那母后怎么办?”

“有我在,怕什么?”蔺晨摸摸他的头发。“快喝,喝完了睡。我去照顾母妃。”

“哦。”萧景琰点点头,乖乖灌进去了那一碗药,皱着鼻子喊苦。

蔺晨看得好笑,凑过去啃上了萧景琰的嘴唇。舌头轻轻探进萧景琰微张的嘴,他缠着萧景琰的舌头纠缠,许久才肯撤开。“还苦吗?”

“不苦了。”萧景琰摇摇头,傻呵呵的笑。

蔺晨把他摁进被子里。“那就睡觉。”

静静坐在萧景琰床边,蔺晨看着他呼吸渐沉。低头在他鼻尖印了个吻,他觉得心里被填满了。哪怕萧景琰这辈子都得被困在这城里,他也愿意陪着。因为萧景琰是他眼中最美的河山,正如他是萧景琰唯一的家。


------------
谢谢大家上一章赏的小红心..。这一章..我不要脸的求继续23333。

 
评论(5)
热度(24)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