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六章》

第六章-见太子阁主悟分歧,讲故事蔺晨梦水牛。


“从前啊,有只小水牛。他特别特别倔。有一天,他的好朋友老狐狸因为不听鸽子的劝告而死掉了。小水牛特别特别伤心,但他不哭也不闹,只是一个劲的灌自己水。鸽子也很伤心,他为了救老狐狸毛都要熬没了,结果老狐狸还是死了。所以他就一个劲的灌小水牛水。然后啊.........呼..........”


第二天,天色才刚刚泛白的时候,留在京城善后的黎纲黎舵主起床后惊奇的发现,那位以好吃懒做为名的蔺少阁主不仅一大早就起来了,而且左眼还莫名其妙的黑了一圈。连带着疑似刚从太早床上爬起来导致的怨气,吓飞了廊前好几只鸽子。


蔺晨很不爽。非常不爽。


昨夜他处理事务处理到特...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五章》


第五章-夕阳下阁主诉心事,卸重担鸽子笑水牛。


蔺晨和萧景琰议完事的时候,太阳都只剩下半个了。从门内望去,整个天空被染红了一半。


“殿下你说,这是不是很好笑。”蔺晨眯着眼睛看向窗外。嘴角微微上扬,他将眼中的情绪隐藏在落日打出的阴影里。“这太阳啊,越是到了快要泯灭的时候,散发出的光芒倒越是显眼。平常明明照亮了一切,却没人在乎。”


萧景琰扭头看看蔺晨再看看天,复又低下了头。“我不觉得。”他嘴角牵起一抹微笑。“太阳的本分,就是照耀世间。无论是否有人注意,是否有人感激,他都会那样做。这是太阳的信仰。”说着,他站起身,用身体遮挡住了蔺晨面前的阳光。


“能在泯灭前被注意到,被称赞,亦或是被厌恶,...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四章》

第四章-破偏见阁主赞太子,怀兴致蔺晨戏景琰。

看着一脸尴尬走出门的太子殿下和他红得发亮的耳朵,蔺晨觉得心情不错。之前有好长一段时间,他对萧景琰的印象都停留在反应迟钝和过于刚硬上。不过就今天的接触来看,这位太子殿下其实也蛮可爱。未来相处估计也不会有曾经预想的那般吃力。


蔺晨一直喜欢有趣的人。这个有趣指的是有特点,不死板。亦或者,过分死板。不死板的人好交流,而过分死板的人好调戏。


当然,无论交流还是调戏,蔺少阁主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得脸好看。毕竟他喜欢的有特点又不包括脸长得有特点。而且,假如他面对的是一个蒙大统领那样的中年耿直壮汉,蔺晨并不觉得自己会有那个兴趣去欺负。

因为自己眼光的挑...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三章》

第三章-萧景琰再会少阁主,道感谢蔺晨思绪乱。


萧景琰开口之前,蔺晨的心情一直有些忐忑。笑话,他琅琊阁再厉害也只是个江湖帮派。万一这太子怒火攻心拔刀斩了他,那可连廊前那些正慢悠悠啄着谷物的鸽子都帮不了他。说不定,还得被连累着一起做了烤乳鸽。


平生第一次,蔺晨觉得直爽潇洒也不是什么好事。以前身在江湖倒也罢,靠着琅琊阁的金字招牌和一身极精的武功,他多少可以保证就算染上麻烦也可全身而退。再者说,蔺晨以为自己就算不是聪明绝顶也至少算得上清晰透彻。这么多年尽管言行不拘小节,倒也没惹下什么大麻烦。

可是现在不同了,全京城谁不知道这上位未满一年的太子殿下已经手掌大权,朝野上下也无一不以太子的指令...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章》



第二章-梅宗主重病离人世,少阁主如约入皇城。


蔺晨没想到自己和萧景琰还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

而且,还那么快。


一本正经的端坐着和对面一脸威严的太子殿下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蔺晨确定了自己对这次会面并未抱有任何期待。毕竟三个月前他一气之下带着满满的报复心向太子保证梅长苏身体无恙可以随军出征的时候,可从没想过自己还会再见到这个人。


他突然觉得自己运气挺背。

尽管各路文人墨客向来喜欢将这类不幸称为 “缘分”。



几日前,西北战事大捷,捷报迅速入京。传闻太子殿下大喜,重赏了作为军队统帅的大将军蒙挚和参战的一众将士们。太子贤德。所有兵部记载着...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一章》


第一章-靖王初访少阁主,怀偏见蔺晨讽景琰。


蔺晨第一次与萧景琰见面,是为了两人共同的朋友。或者并不算,蔺晨想,毕竟他打心底里不想将梅长苏与林殊划上等号。


他只叫那人长苏,不仅是因为这个称呼联结了两人长达十几年的友谊与扶持,也是因为在他眼中,梅长苏与林殊从根上便是不同的。梅长苏冷酷,睿智,身体赢弱却无比坚韧。林殊天真,鲁莽,聪慧的头脑被常年征战的生活所限制,发挥不出其应有的水平。

带着这样的看法,蔺晨对蒙挚聂锋等人一看到梅长苏就小殊少帅的唤着,单单看着对方的脸眼里都能泛出泪花的行为甚是嫌弃——在长苏的棋盘中,你们都只是他用来赌注的棋子。而我,是替他部下棋...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