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碗
做一条堂堂正正的咸鱼,可清蒸,可油炸,可切段。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三十四章》

本章太后(静妃)死亡预警。
完结倒数第四章。

三十四

看着蔺大夫愈见消瘦的脸和太后娘娘一日比一日重的咳嗽,宫中上下大都心知肚明--这年,怕是过不好了。

随着嫔妃们一波波的往芷萝宫走,朝臣们一遍遍的问太后安好,萧景琰的心情也愈发低落,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又怕自己动作太大吵到蔺晨。哪知蔺晨也好不到哪去,又是担忧母后,又是心疼景琰。

两人心中揣着事,常常一睁眼就是一晚上。

*
这一天还是来了。

说不上什么意外,对蔺晨和太后来说,这结果也算得上是意料之中。

“蔺先生,”太后拍拍蔺晨的手以示安慰,“我应该谢谢你。”

“太后娘娘。”蔺晨有些惭愧的低下头,“草民无能,实在担不起娘娘这声谢。”

“蔺先生不必妄自菲薄,我的...

《【蔺靖/一寸相思】第三十三章》

这章ooc有辣------么严重。

不看也行,真的。


三十三

“庭生殿下..您想当皇帝吗?”
“别胡说!我怎么可能。我就算是个亲王,也只是因为陛下看重我,收我为义子。没有皇室血脉,我根本不可能有继承权。”
“殿下,殿下..可怜的殿下,您真的以为您只是个掖幽庭的罪奴吗?”
“你什么意思?”
“想想吧..我的殿下,掖幽庭的孩子多了去了,与您年纪相当的也多的是。为何苏先生和陛下偏偏选中了您呢?”
“..巧合而已,你还是不要说了。”
“是..但是陛下,您真的不想知道真相吗?查查吧..无论真假。”
“..我知道了。”

才刚刚入冬,太后便病了。刚开始只以为是普通风寒,咳嗽几声,发了低热,就连太后本人都没当回事,...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三十一章》

三十一-蔺阁主花园遇皇后,萧景琰选定继承人。

“唉…”十分寂寥的往嘴里塞了个葡萄,蔺晨仰头盯着勤政殿金光闪闪的天花板,“唉..”挑一挑眉,他偷偷向旁边瞄去——萧景琰正低头认真看着手中的奏折,完全没有理他的意思。于是,剥了个橘子,蔺少阁主的下一声叹息又拔高了一个调。

足足叹了二十几声,各类水果的表皮摊了一桌子,蔺晨打了个饱嗝。看看已空无一物的果盘,又看看仍旧视他为无物的皇帝陛下,蔺晨清了清嗓子,又叹了一声。

嗯,这次的调可以去宣旨了。

萧景琰的身子抖了一抖,手下的红笔一歪,硬生生的划掉了自己刚刚要批注的一段话。

终于抬起了头,皇帝陛下一脸杀气。“滚出去。”

“…得嘞。”蔺少阁主麻溜的...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三十章》

三十

“陛下...”
寝宫的大门紧闭着。
高湛站在殿外,与左右两个小太监一起面无表情的盯着正一脸谄媚敲着门的琅琊阁少阁主。

“景琰...”
高公公咳嗽一声,默默转开了视线。

“琰琰...”
左边的小太监身子颤了一颤,稍稍挪开步子,向另外一个身边靠了靠。

“琰儿...”
正悄悄往外挪的三位身子一僵,只恨自己的耳朵为何没有早些失聪。

毕竟如果听不见,就不用再受这种折磨了。

“娘子--?”
“嘭。”寝宫的门打开了。耳尖微红的皇帝陛下一言不发的揪住正站在门口的少阁主的衣领,狠狠将其摔进了屋内。然后看看他们,又砰地一声将门甩上了。

如果不是陛下脸红了,高湛真觉得自己应该想办法救一救那蔺先生--毕竟陛下摔他的那一下,估计几里外都能...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九章》


二十九-蔺阁主京城会旧友,萧景琰怒入妙音坊。

“啪!”有些烦躁的将手中奏折狠扔在案上,萧景琰皱眉,闭上眼睛狠狠揉了揉眉心。

蔺晨那边已经好久没传来消息了。在离开琅琊阁之前列战英还会每日寻着机会给他报平安,却不知怎的在离开琅琊阁之后便没了声息。而萧景琰,也在那天之后变得日益焦躁了起来。

整整五夜辗转反侧却不能入眠,萧景琰心中一直在胡思乱想。是蔺晨不愿离开琅琊阁,还是被什么东西绊住了脚?难道老阁主不准他离开?还是路上遇到了意外?

心里翻来覆去的想着,他越来越担心。好几次提起笔想主动写信,却又觉得蔺晨一定会得寸进尺,笑自己没了他便什么都做不成。

你想让我主动找你?我偏不写。萧景琰恨恨地将已蘸好了墨的毛笔掷在桌...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八章》


二十八

如果说萧景琰让列战英跟蔺晨出游是为了安心,那蔺晨答应他,大概也就是图个放心。

他对列战英一直有些戒备--作为萧景琰的副将,列将军可谓是与皇帝陛下形影不离。十几年下来,他已然成为了萧景琰最信赖的臣子与左膀右臂。

于是去琅琊阁的这一趟,二人也并未觉得烦闷无趣。蔺晨一路试探着聊萧景琰,列将军就实实在在的一一回答。他们说起陛下征战时的飒爽英姿,也提起每次入宫时受到的斥责与讥讽。笑着聊陛下对吃食的执着,又在提起那十三年时不住叹息。

聊着聊着,列战英就想起了自己爱慕的姑娘。想起佳人曾经只对他展露的笑颜,与嫁与他人时眼中洋溢的幸福火花。怅然若失的对蔺晨提起,蔺晨感同身受的拍拍他的肩膀,然后摇着扇子跟他讲起了...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七章》


二十七

萧景琰有些疲倦的枯坐在诺大的龙床上。

打量一下正慢慢亮堂起来的寝宫,他呆了许久才恍然意识到原来已是清晨。轻轻叹息,他倒回床上,用指腹揉捏自己高挺的鼻梁。

他一夜未睡。尽管曾经也有过因思虑过多而心力交瘁的情况,萧景琰却从未失眠失得如此彻底。归根结底,大约还是因为蔺晨不在吧。

心中轻叹,萧景琰情绪低落得很。

因为今日要早起赶路,又怕起身时动作过响打扰到萧景琰休息。蔺晨昨夜随他闲话片刻便抱着被褥挪去了偏殿。哪成想他这一去,这皇帝陛下怀中心中都冰冷空荡,连睡觉都变的困难了许多。

翻来覆去的忍到二更天,头痛欲裂的皇帝陛下爬起身子就跑向了偏殿。本想着对方说不定也辗转难眠,他推门进去时却看见蔺晨抱着被子,睡得正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六章》


二十六

午后的天气正好,温暖而柔和的阳光穿过窗纸细碎洒在屋内的矮桌上。桌前,萧景琰正低头写着字。笔划干净利落,神态专注认真。

眯眼望着窗外的景,侧卧在地上的蔺少阁主用余光牢牢锁定住了近前的美人。手中把玩着一根不知哪来的孔雀羽毛,他兴致缺缺的打了个哈欠。

“景琰。”蔺晨唤道,用手中羽毛轻搔萧景琰修长的脖颈。

右手下笔依旧稳健,萧景琰伸出左手夹住那根不甘寂寞的羽毛,手一翻便将其变为了两段。眼睛未曾离开面前的折扇一毫,他径直将那根羽毛插入了蔺晨有些散乱的长发中。

撇着嘴取下羽毛,蔺晨甩甩面前的碎发,抬手戳了戳萧景琰的脸。“景琰。”

微微撇开头,萧景琰伸手握住蔺晨的手。安抚似的蹭蹭对方的手背,他倾身为手中的毛笔蘸...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五章》


二十五

在宫里安安稳稳的呆了近一周,蔺晨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这日子好像太过清闲了些。先不提琅琊阁的众多事务,单单是阁中端坐着的他那闹腾的老子就不可能让他过哪怕一天的安生日子。

奇怪的是,这一周都过去了,他竟连根鸽子毛都没见着。而这皇宫里本应被鸽子屎粘的黑乎乎的琉璃瓦片和被从天而降的绒毛刺激的直打喷嚏的蒙大统领居然都好好的--光鲜亮丽,神清气爽。

奇也怪哉,奇也怪哉。蔺晨啪的甩开手中的折扇,慢慢悠悠的扇着,四处转悠着思索了片刻后脚尖点地腾空而起,四平八稳的落在了屋顶上。

凭心而论,如果除去被踩断的两块琉璃瓦,这组动作还是挺优雅好看的。毕竟底下正扫着地的两个小宫女被他惊的眼睛滚圆,扫帚都落了地--就差流...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四章》

二十四


萧景琰醒来的时候,天色已暗。屋内光线昏暗,只有寥寥几根红烛燃着。足够让人看清房间,却又不会因过于明亮晃眼--大约是蔺晨想他睡个好觉,又怕他醒来时看不清再有磕碰。


这般想着,萧景琰心中一暖。挣扎着坐起了身却又觉得腰间酸痛无比,使不上力。倒吸一口冷气,他心中微微有些埋怨蔺晨。皱眉扶着自己的腰,萧景琰随意披上个外袍便步履蹒跚的走出了寝殿。


蔺晨坐在桌前,正窸窸窣窣不的知在做什么。听见有脚步声,他转身,看似随意的收起面前的瓷瓶,又拉下袖子遮住自己的小臂。“怎的这样就出来了?”见萧景琰衣服松散又赤着脚,蔺晨有些着急,快步走上前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三章》

本章有肉


二十三


“五官端正,”蔺晨伸手覆上萧景琰的面颊,“眉清目秀?”


“别闹。”萧景琰有些羞赧,后退着试图挡开蔺晨的手。可肉都放在嘴边儿了,蔺晨又哪能随他乱跑。伸手揽过萧景琰的腰,他将正后退的人重新拉回了自己面前。在萧景琰唇上偷个吻,蔺晨笑的愉悦。“景琰长得可比我琅琊阁藏画上绘着的仙女都美。”


“景琰的眼啊,”蔺晨轻吻萧景琰的眼睑,“比那小鹿的还好看。而且,还会勾人。”

“还有这脸,”蔺晨用鼻尖蹭蹭萧景琰羞得通红的面颊,“红的比那胭脂都亮眼,哪里的美人比得上。”

用唇堵住萧景琰即将出口的抗议,蔺晨叼住萧景琰的下唇轻咬一口,复又狠狠吸吮,“...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二章》



前情提要:

“你..”见蔺晨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萧景琰心中有些窝火。心一横眼一闭,很干脆的豁出去了,“你不要名不要利,那美人要不要?”


22


听对方如此说,蔺晨心中咯噔一声,他还真怕萧景琰不开窍到真的来给自己推荐美人。不过话既已说出口,事情也都到了这个地步,自己投降可未免太不划算。于是,有些忐忑的深吸一口气,蔺少阁主回头,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看向几步外仿佛比自己还要忐忑几分的萧景琰。


“怎么,陛下这是要赏草民几个美人?”


“是啊,”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萧景琰攥紧衣袖给自己打气,“不知道蔺少阁主有没有兴趣?”...

《【蔺靖/楼诚衍生】第二十一章》

二十一


“陛下。”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进来,蒙大统领跪地向正批着奏折的萧景琰行了个礼。


“起来吧。”萧景琰抬头,一脸严肃,“京中现在情况如何?”


微微颔首道了声是,蒙挚起身,“瘟疫的传播已基本控制住了,染病的百姓都按蔺公子的要求单独被搁在了一片区域,也方便诊病。蔺公子的方子有效得很,现如今禁军正配合着太医院和京城几家大的药铺四处派发着药物,瘟疫带来的恐慌也基本控制住了,陛下可以放心了。”


“蒙大统领辛苦了,”微微松了口气,萧景琰关切道,“大统领这几日很是劳累,不如先休息一阵吧。”...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十章》

*哦我真的想一直虐下去。

*奈何这是he。

------------------

二十

当年梅长苏还在的时候,曾向蔺晨感叹过一句话。他说这皇宫中的漫漫长夜,恐怕就是世上最冷最难熬的东西了。觉得对方将话说的没头没尾的,蔺晨听完也就一笑置之。毕竟这天气冷热,岂是人能随意左右的。

现在大咧咧的摊在御花园的一个假山景上,蔺晨倒是信了梅长苏的话--早春的冷风和着身下如冰块般寒冷的石头,让他忍不住有点哆嗦。

鼻子有些发痒,蔺晨不遮不掩的打了个喷嚏。揉揉被冻的有点通红的鼻头,他饶有兴趣的歪头看了看旁边刚跳上来的小飞流。接过小孩手里拎着的那坛酒,蔺晨随手从头顶的树上揪了片翠绿的叶子。随意把玩一会儿,他将那...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九章》


因为上章过于短小敷衍,内心煎熬之下我果断将上一章大改之后和这一章合并在了一起。
此章并非重发,剧情方面也有变化。

十九

萧景琰是被浓郁的药香熏醒的。此时正是早春微雨的清晨,屋外略带寒意的湿润空气与屋内药鼎中升腾的蒸汽所结合,带着些俏皮的味道沾湿了他的睫毛。深深呼吸一口带着些许早春辛辣气息的空气,萧景琰觉得脑中一片清明。有些讶异地发现自己的体力恢复了大半,他试图起身伸展一下因养病而沉寂许久的身躯。正要坐起,萧景琰却忽然发现自己枕边趴着一个人。白衣长发,手边放着个只剩丁点药渣的陶碗。

蔺晨睡得很不安稳,眉头深锁身体紧绷,从窗口吹入的微寒空气冻得他直打哆嗦。

看着那人,萧景琰只觉得心中酸涩。曾经的痛苦自责,几...

《【蔺靖/一寸相思】第十八章》


十八

京城的瘟疫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仅仅几日便在金陵城内散播开来。

蔺晨进城时,满眼都是病骨支离的患者和尚未感染病毒却惶惶不安的百姓。听着这一阵阵的哭嚎和呐喊,蔺晨的心不由得又揪起了几分,默默祈祷萧景琰的病症尚未重到如此地步。

迫使自己镇定下来,蔺晨拿出之前进宫后画下来的梁宫图纸,借着侍卫们换班的空档毫不费力的便翻进了据说防卫森严至滴水不漏的大梁皇宫。

按图索骥找到萧景琰的寝宫,他看着一组组太医胸有成竹的进,又满脸羞愧惶恐的出,只觉得心急如焚。

忍住上去骂娘的冲动,蔺晨捡起一块石头,用力砸向正急的团团转的蒙挚,用眼神制止住他即将脱口而出的名字,他将人引到一个静谧之处。

“你怎么才来啊!”仔细确认过附近没...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七章》


大概下章就有铜矿了。
后面的章节估计只有甜没有虐了。
啊不能虐真是不开心(够了!

十七

萧景琰登基两年后
琅琊阁

琅琊阁内飞进飞出的鸽子觉得,今日阁中的气氛似乎比往日要更加严肃些。年长门徒们的眼中隐隐闪烁着期待与盼望,而年纪小些的童子们却是一脸遮不住的紧张惶恐。






在外云游了七八年的老阁主,今日要回来了。

低头看看地上跪了一片的门徒童子,年逾花甲的老阁主无比威严的抬了抬手,十分温和的问候了一下他还勉强叫得出名字的几位。

端着范儿看着这满堂门徒缓缓散去,老阁主舒了口气后整了整脸部的表情,扯出一副几乎称得上是阴郁严肃的面孔,看向了远处亭中静候着自己的儿子。

个小兔崽子,都不知道出来迎接一...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六章》

十六

开文三十一年,梁帝萧选殡天,太子萧景琰继任新君。

------------------

新君即位,是要祭祖的。

在庙中祭完列祖列宗,对着皇长兄和太奶奶的牌位发了会儿呆,萧景琰回宫,乔装一番又命人备了轿子,一声不吭的便出宫去了。

其实以他现在的身份,本是不该这般随意的。可是站在林府院中,看着那烛光昏暗的狭小祠堂,萧景琰突然觉得其实大家都在等着自己。小殊,林帅,和晋阳姑姑,大概都在等着这一刻吧。

恭敬跪下,他向着那几个牌位深深磕了个头。“...朕,绝不辜负大家期望,”年轻的皇帝轻轻念着,“景琰定不惜一切代价护大梁国泰民安,百姓无忧。”

直至燃尽生命。

在林府呆了大半个时辰后,萧景琰缓缓走出了门。午后的阳光正...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五章》


十五

萧景琰做了个噩梦。

梦里的他缓步走在街上,经过的每个人皆行礼向他跪拜,口中赞颂着他的名.。萧景琰想逃,想躲避,却发现那些人紧紧跟随。他想求助,想哭喊,却发现自己身边空无一人。

忽然,这世界转了起来。背后的鬼魅都已消失不见,而他站在高耸威严的城墙之上,注视着下方繁华的京城。

现在是什么时候?萧景琰有些迷糊,我是谁?

是靖王么?那个率真耿直不愿妥协的落魄王爷?
不,不对,靖王有征战与杀伐,还有近似于流放般的自由。

那么,是水牛么?那个在兄长与好友的庇护下无忧无虑的少年?
怎么会呢...小殊和兄长早已逝去,而自己也早就回不去了。

那么我是谁?萧景琰想,不是靖王,不是萧景琰,不是水牛,谁都不是,什么都不算。

不...

《【蔺靖/楼诚衍生】短篇-元宵节》


迟来的元宵节小短篇。



甜甜甜。

【元宵奇缘】





萧景琰特别喜爱甜食。儿时在母妃宫中,他总能吃到各种各样的甜腻糕点。软糯的,酥脆的;有的入口即化,有的却可以含上好久好久。每日品尝着不同口味的糕点,小景琰身上的奶香直到近十岁才慢慢褪去。

“景琰呐,抱起来软软的,性子也软软的,竟比小公主还好玩呐。”宸妃娘娘抚着年纪尚幼的小皇子的脸,笑弯了眉眼。

可是景琰并不是个小公主。他很执着,也可以说是一根筋。自打小时候被母妃做的榛子酥俘获,他基本每月进宫都得求着母妃做上那么一两次。如果你问他这么多年在外征战最怀念的是什么,他一定毫不犹豫地回答:兄长,小殊,榛子酥。

尽管对榛子酥的喜爱到了可以与...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四章》


十四

*
东宫。

萧景琰端坐于主位之上,一言不发的盯着不远处静静跪着的王妃。而太子妃虽跪着,面上却一派的镇定端庄,看向萧景琰的目光中没有丝毫的忐忑与惊慌。

“那么,说吧。”萧景琰开口,目光冰冷却又显得空洞。“王妃来这里,肯定不只是想跪着请个安。”

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王妃开口,不卑不亢:“臣妾是有事情想禀报殿下。”

“那就说吧。”

“是。”低头斟酌片刻,王妃开口“臣妾是觉得殿下一定想知道这几日发生了什么,所以特来像殿下说明。”顿了一顿,见萧景琰并没有插话的打算,她继续道:“殿下离京第二日,父皇便令人秘密封了东宫。起先大家都以为是出了大事,十分惶恐。后来过了午间,才听说是蔺府遭了殃。我听那些侍卫闲聊,说是有人...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三章》


十三

那夜,萧景琰觉得心情甚是烦闷,扔下奏折想着干脆早点歇息,却发现躺下许久仍无法入眠。 
 
往日里他与蔺晨的争吵,大多都是他随着性子发泄怒火,对方却甚少动怒。就算是说错了话将人惹急,只需陪个笑脸好好哄哄便过去了。蔺晨从不会将二人之间的矛盾激化,更不会像今日这般直接离开。 
 
这次蔺晨大概是真生气了,萧景琰想,也是,自己说完都觉得绝情的话,蔺晨听了又怎会不受伤。罢了,明天还是去道个歉吧。

努力压下心中的不安与烦躁,萧景琰强迫自己放空了脑子。努力许久,终于进入了梦乡。

---------------------

然而最后,他仍是没能去找蔺晨。

第...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二章》


十二章

宫中。

“父皇,儿臣有要事要向父皇禀报。”
“何事如此着急,竟不能等到明日上朝再说?”
“此事实在非同寻常,怕是不好在朝上启奏。还望父皇恕儿臣惊扰之罪。”
“罢了,说吧。你要禀报的究竟是何事?”
“回父皇。此事,是关于景琰...”

*
二人之间的冲突来得很突然,但,也并非无迹可循。就像蔺晨早就发现萧景琰为人处事过于刚硬,萧景琰又怎会看不出他和蔺晨最根本上的不同。

其实两人都是凉薄。只不过蔺晨的凉薄是对外人,而萧景琰却是对蔺晨。哪怕曾有过梅长苏这样一个表率,萧景琰对谋士仍是十分的不信任。与他本人的光明正大不同,谋士擅长的乃是阴诡之术,而这种无法摆在台面上的东西,自然是难以让萧景琰接受。

仅仅作为爱人来讲,让...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一章》

这是一寸相思的第一口肉(生无可恋脸。

十一



往日朦胧暧昧的月色在这中秋夜终是褪下了身前最后一层薄纱。月光轻飘飘的落下,轻盈而明亮的吻上了水面,用无尽的温柔裹住了所有的温存。微风拂来,些许凉意颤抖了湖边的垂柳。这风刮的撩拨又缠绵,卷起了屋内一帘罗帐,又闪烁了桌前几枚红烛。


后面就是微博的工作了


袖底表示他也可以。


事毕,蔺晨将萧景琰揽在怀里,让人慢慢平复着仍有些凌乱的呼吸。替人理理被汗浸湿紧贴在脸上的发丝,他十分愉悦的在萧景琰额上印了一个吻。
好似想起了什么,萧景琰猛地睁开眼睛,噌的抬起头瞪向蔺晨,那眼神让蔺晨莫名觉得有点儿危险。
“景琰..?”
抬手捏住蔺晨的下巴,太子殿下...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十章》

章十-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日子过得飞快。明明夏日刚去,便已近中秋。最近萧景琰过得滋润,朝中并无烦心事,空闲时还得以呆蔺晨处打发时光。倒也不是说蔺晨会找乐子,两人认识半年也并未玩出什么新的花样,每日仍是固定的喝茶聊天画画下棋。

不过萧景琰性格本就寡淡,每日仅是与蔺晨一起闲聊作画就已然感觉十分满足,并不图什么新鲜刺激。蔺晨更不必说,只要能见着萧景琰,做什么他都愿意。平淡的日子都能过的这般飞扬,说白了,也就是心境变得不同了。

初见时的敌意和疏远早已褪去,后来有些不明不白的友谊与欣赏也慢慢转化为让人心中悸动的爱意。二人就如同隔着一层薄薄细纱对望,随着清风拂过,让对方的一眸一笑都随着那薄纱飞舞。既入了眼...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九章》

章九-做贼嘛,讲究的就是深藏功与名。

第二天上朝时,满朝文武都心照不宣的发现,太子殿下的心情貌似不大好。虽说殿下平时的面色就甚是庄严,但如今这般脸色铁青眉头紧蹙,倒也是少见。为防止自己不小心说错了话再火上浇油,这些个在朝堂上摸爬滚打了数十年的老狐狸们提着颗心,言行都变得谨慎了不少。

然而岂止是心情,萧景琰觉得今天自己哪儿都不大好。昨儿个,蔺少阁主在趴在自己耳朵旁醉眼迷离的说出那句惊世骇俗,且迅速摧毁了他三十多年建立起的是非观的话后,十分果断的睡了过去。留下他支楞着双手,一脸无措的看着那个趴在自己怀里睡成了个大饺子的人。

真沉啊。

仿佛被鬼迷了心窍一般,萧景琰并没有直接叫人把蔺晨拖出去砍了。尽管...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八章》

章八-酒的正确用法


在萧景琰匆匆离去之后,蔺晨安稳的在家呆了一周。


第一天,他喝着刚刚托人运入京城的新茶,想着如果萧景琰在的话,一定会很喜欢这个味道。


第二天,他在庭中舞剑,收招时忽的起了大风,吹落了一地碎花。将剑收回,蔺晨看向门廊处萧景琰常坐的地方。那里明明人来人往,他却觉得冷清异常。


第三天,蔺晨看着廊前的鸽子,想起以前萧景琰特别喜欢捧着满手谷物,含笑看着扑腾着翅膀飞过来的鸽子,然后轻抚它们的羽毛。


第四天,蔺晨取出了房中的古琴,听着自己手下潺潺流出的音乐,他想起了萧景琰的那双手。他特别喜欢那手,它们修长有力,骨节分明,指尖圆润饱满,而指节却修长纤细。这么漂亮,不用来弹奏乐器,倒...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七章》


章七-这人呐,就是要从心。


春天欢快的摇着小尾巴离开后,夏天的身影也消失了大半,蔺晨入京,转眼已近四个月。


除去当初刚进京时心里满满的疑虑和不满,蔺晨不得不承认,这几个月他过得还算是舒心。其实在京城的生活和琅琊山也并无多大差别,除了不能满世界乱跑着游山玩水,他倒也算得上是自由。每日的固定日程也仅仅就是喝喝酒,逗逗飞流,陶冶一下情操,处理一丁点阁中事务,然后,时不时开导一下萧景琰。


提起萧景琰,蔺晨发现这太子殿下也并非自己曾以为的那般愚钝。比起他从前所认为的什么都不想,萧景琰反倒是太爱多想。一件事如果落在心里,就会翻来覆去的想个不停。越想越多,越想越慌,导致最终得不到结果。而且,或许是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六章》

第六章-见太子阁主悟分歧,讲故事蔺晨梦水牛。


“从前啊,有只小水牛。他特别特别倔。有一天,他的好朋友老狐狸因为不听鸽子的劝告而死掉了。小水牛特别特别伤心,但他不哭也不闹,只是一个劲的灌自己水。鸽子也很伤心,他为了救老狐狸毛都要熬没了,结果老狐狸还是死了。所以他就一个劲的灌小水牛水。然后啊.........呼..........”


第二天,天色才刚刚泛白的时候,留在京城善后的黎纲黎舵主起床后惊奇的发现,那位以好吃懒做为名的蔺少阁主不仅一大早就起来了,而且左眼还莫名其妙的黑了一圈。连带着疑似刚从太早床上爬起来导致的怨气,吓飞了廊前好几只鸽子。


蔺晨很不爽。非常不爽。


昨夜他处理事务处理到特...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五章》


第五章-夕阳下阁主诉心事,卸重担鸽子笑水牛。


蔺晨和萧景琰议完事的时候,太阳都只剩下半个了。从门内望去,整个天空被染红了一半。


“殿下你说,这是不是很好笑。”蔺晨眯着眼睛看向窗外。嘴角微微上扬,他将眼中的情绪隐藏在落日打出的阴影里。“这太阳啊,越是到了快要泯灭的时候,散发出的光芒倒越是显眼。平常明明照亮了一切,却没人在乎。”


萧景琰扭头看看蔺晨再看看天,复又低下了头。“我不觉得。”他嘴角牵起一抹微笑。“太阳的本分,就是照耀世间。无论是否有人注意,是否有人感激,他都会那样做。这是太阳的信仰。”说着,他站起身,用身体遮挡住了蔺晨面前的阳光。


“能在泯灭前被注意到,被称赞,亦或是被厌恶,...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四章》

第四章-破偏见阁主赞太子,怀兴致蔺晨戏景琰。

看着一脸尴尬走出门的太子殿下和他红得发亮的耳朵,蔺晨觉得心情不错。之前有好长一段时间,他对萧景琰的印象都停留在反应迟钝和过于刚硬上。不过就今天的接触来看,这位太子殿下其实也蛮可爱。未来相处估计也不会有曾经预想的那般吃力。


蔺晨一直喜欢有趣的人。这个有趣指的是有特点,不死板。亦或者,过分死板。不死板的人好交流,而过分死板的人好调戏。


当然,无论交流还是调戏,蔺少阁主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得脸好看。毕竟他喜欢的有特点又不包括脸长得有特点。而且,假如他面对的是一个蒙大统领那样的中年耿直壮汉,蔺晨并不觉得自己会有那个兴趣去欺负。

因为自己眼光的挑...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三章》

第三章-萧景琰再会少阁主,道感谢蔺晨思绪乱。


萧景琰开口之前,蔺晨的心情一直有些忐忑。笑话,他琅琊阁再厉害也只是个江湖帮派。万一这太子怒火攻心拔刀斩了他,那可连廊前那些正慢悠悠啄着谷物的鸽子都帮不了他。说不定,还得被连累着一起做了烤乳鸽。


平生第一次,蔺晨觉得直爽潇洒也不是什么好事。以前身在江湖倒也罢,靠着琅琊阁的金字招牌和一身极精的武功,他多少可以保证就算染上麻烦也可全身而退。再者说,蔺晨以为自己就算不是聪明绝顶也至少算得上清晰透彻。这么多年尽管言行不拘小节,倒也没惹下什么大麻烦。

可是现在不同了,全京城谁不知道这上位未满一年的太子殿下已经手掌大权,朝野上下也无一不以太子的指令...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二章》



第二章-梅宗主重病离人世,少阁主如约入皇城。


蔺晨没想到自己和萧景琰还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

而且,还那么快。


一本正经的端坐着和对面一脸威严的太子殿下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蔺晨确定了自己对这次会面并未抱有任何期待。毕竟三个月前他一气之下带着满满的报复心向太子保证梅长苏身体无恙可以随军出征的时候,可从没想过自己还会再见到这个人。


他突然觉得自己运气挺背。

尽管各路文人墨客向来喜欢将这类不幸称为 “缘分”。



几日前,西北战事大捷,捷报迅速入京。传闻太子殿下大喜,重赏了作为军队统帅的大将军蒙挚和参战的一众将士们。太子贤德。所有兵部记载着...

《【蔺靖/楼诚衍生】一寸相思-第一章》


第一章-靖王初访少阁主,怀偏见蔺晨讽景琰。


蔺晨第一次与萧景琰见面,是为了两人共同的朋友。或者并不算,蔺晨想,毕竟他打心底里不想将梅长苏与林殊划上等号。


他只叫那人长苏,不仅是因为这个称呼联结了两人长达十几年的友谊与扶持,也是因为在他眼中,梅长苏与林殊从根上便是不同的。梅长苏冷酷,睿智,身体赢弱却无比坚韧。林殊天真,鲁莽,聪慧的头脑被常年征战的生活所限制,发挥不出其应有的水平。

带着这样的看法,蔺晨对蒙挚聂锋等人一看到梅长苏就小殊少帅的唤着,单单看着对方的脸眼里都能泛出泪花的行为甚是嫌弃——在长苏的棋盘中,你们都只是他用来赌注的棋子。而我,是替他部下棋...

© 搪瓷碗/Powered by LOFTER